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沙坡头:一幅幽静在繁华背影里的瑰丽画卷

    时间:2009-10-31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一】
         第一次去举世闻名的宁夏沙坡头自然保护区,这给了我无尽的神秘与遐想。
    记得很早以前,我就从杂志上得知,沙坡头是“中国最美的地方”之一,地处腾格里沙漠东南缘,是草原与荒漠、亚洲中部与华北黄土高原植物区系交汇地带,不但有中国最大的天然滑沙场,还有横跨黄河的铁索和很多古典的黄河文化代表等,而且其中的野生动植物多达数百种……当时我就惊诧得不得了,这么广袤的沙漠,还有那亘古永恒的自然沙尘植被与滔滔奔腾的黄河,千百年来,不知孕育了多少璀璨斑斓的中华文化啊,其价值,足以永恒地闪耀在青史的扉页!
         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以及对文学领域拓展的加深,我总是想找寻到一个机会,一览她的风采。沙坡头,作为一个地域概念,和一个深邃文化的载体,犹如一朵饱满芬芳的牡丹花,在我心境的天空里,以及思想的原野中,绽放多年,却始终无缘与之接近。她如同我心中的一个温暖而又缱绻的梦,恬淡,唯美,超脱尘世,然而这个梦有时候又很沉重,因为一个人,经常容易被繁杂的琐事牵绊,本来打算好的事,可到开始着手时,又不得不放弃,当事情过后,仔细回想的时候,心中又是涌动万分遗憾。
         沙坡头,恰似一个神圣而又高贵的仙哲,悄然幽静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境域,又恍若一个入驻尘间的仙子、一幅精美绝伦的隽秀画卷,诱惑我鼓足勇气,去抵达她,像抵达我灵魂的高度,希望的终点,精神的内核……她的瑰丽毋庸置疑,她的魅力芳香四溢。无数次,我以一种仰望的姿态,缓缓地伫立在一个缥缈若幻的思绪里,去勾勒她若虚若实的容颜和身影,赞叹她远离尘嚣的清高与圣洁。终于,在经过很多次不能释怀的错过后,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懒散,想着人生中的每一个决定不都是咬咬牙的事吗?于是我背着行囊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寻梦的征程,一个人穿越葬花的雨季,踏上了追寻沙坡头的旅程。
         当真正抵达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她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美、还要壮阔!我骤然对“百闻不如一见”这句俗语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二】
         五月的沙坡头,铺展在面前的是一望无垠连绵起伏的金色沙山,仔细凝眸,就能欣赏到浩渺似烟的沙漠。刚进门就可以看到一组组巧夺天工的大型沙雕,看到眼前的这些景象后,我的心不禁被宁夏人民不屈不饶的治沙恒心所感染,那份视觉的冲击以及周遭的宏伟大气让我不由得感到人类在自然面前的渺小。我忽然想起曾在网上看过的一段话,大致内容是这样的:在沙坡头,最触动人心弦的不是那细沙覆盖的坡头,不是那沙坡脚下江南园林的美丽,也不是黄河流经的壮观雄美,而是这三者共鸣出的那种相映生辉的灵性。是的,沙坡头的美是很多因素叠加而成的,每一粒沙子,每一缕阳光,都会参与构建这一幅精美和谐的图卷,继而给人一种震撼心灵的感动。
         沿一米多宽木板搭成的栈道前行,栈道两边是由多年形成的沙碱壳覆盖着的沙漠,沙柳、骆驼草等沙被植物在这里顽强地展示着生命的绿意,据说,一丛沙柳的根群可布满一个小沙丘,所以它自然就成了宁夏人防风固沙的首选植被。
         放眼望去,坡头的细沙在阳光的炙烤下熠熠生辉,远处有成群的驼队经过,留下一串串清晰透彻的脚印;伟岸静谧的黄河在阳光的辉映下无比的磅礴,有人在索道上飞越黄河,有人在筏子上享受漂流,也有人在快艇上游览黄河,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不禁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到尤为的敬畏与崇拜。
         【三】
         正当我沉浸在眼前这幅旷远辽阔的图卷中时,我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是的,是很熟悉,转身一看,哈,果然是他,没想到他也会来这里,我赶紧喊了一声,嗨!他立即转过身,眼神中跟我流露着同样的太多太多的惊奇,我们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然后他赶紧跑了过来。他叫乔,是宁夏一位非常有名气的作家,我们第一次相见是在中国作协的一个活动上,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文学爱好者。时隔好几年了,他容貌一点都没有变,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些沧桑和成熟,尽管现在网络沟通很方便,我们也经常在网络联络,但真在现实中见面时,还是倍感吃惊与欣喜。
         我说,乔,你不就是宁夏人吗,我以为你早就来过了呢?不料他哈哈大笑说,是啊,我早就来过了,谁说来过了就不能再来呢?呵呵,像沙坡头这样有魅力的景区,岂能是来游赏几次就能作罢的?我笑了笑,想着也是啊,我看过乔发表过的很多作品,里面都或多或少地提到了这眼前极具魅力的沙坡头,或许,是这一方沙土,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和源泉。
         于是我俩就结伴而行,走过了栈道,就正式进入腾格里沙漠,但见那里上百头的“沙漠之舟”或卧或站,三十多元就可成为你的代步坐骑,在叮咚、叮咚的驼铃和着领驼回族少女那清亮、悠扬的“花儿”声中,大漠风光一览眼前,远看,一个个金黄的沙丘以柔美的曲线相连,阳光下闪耀辉光,在热风中,起伏着延向远方……听驼铃声声,望黄沙漫漫,黄黄的沙山脊梁,在湛蓝的天际划出一道道优雅的圆弧。看着阳光下一道道锐利如削的沙峰,如大海中的金色波浪,气势豪壮,汹涌澎湃。微风拂过,沙儿飘飘,细细的沙浪,如轻波荡漾的粼粼涟漪,自然勾勒出一幅雄伟蜿蜒的瑰丽画卷。
         内心仿若有一种情愫,在缓缓地,默默地,悄然升华。我看见的一切,还有我没看见的一切,他们重叠交错,给了我最纯粹的震撼。
         【四】
         乔笑着说,凝石,你是初次来这儿吧?见我点头,他接着说,那好,我是宁夏人,今天就姑且让我做个东道主,给你当一回导游如何?我的心刹那又激动起来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作家,不知从笔下流出了多少悲欢离合、波诡云谲的作品。我说,非常愿意!他紧接着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说,沙坡头是个好地方啊,我跟你说啊,这里集大漠、黄河、高山、绿洲为一处,不仅仅具备西北风光的雄奇,更主要的还兼江南景色的秀美委婉。不但自然景观独特,人文景观也相当丰厚,很多旅游专家对这里的景象都叹为观止,每年都会有很多墨客骚人来这里采风,当然,更多的是来体验一种别样的生活。
         乔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我眼前的沙坡头,和我无数次在梦幻中描摹的样子很接近:重峦叠嶂、巍峨雄奇的祁连山余脉香山,沙峰林立、绵延万里的腾格里大沙漠,中间有奔腾而下、一泻千里的黄河横穿而过,在沙与河之间,还有片片葱茏郁翠的绿洲。浩瀚无垠的腾格里大沙漠、钟灵毓秀的黄河、横亘南岸的香山与世界文化遗产战国秦长城、秦始皇长城,它们寂静地凝视着所有过往的人群,仿若一幅气象万千的壮丽画卷,这种感觉,让我的灵魂体悟到一种飞翔的高度。
         沙坡头,当我真正面对她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就是一幅幽静在繁华背影里的画卷,从几千年前的深邃历史中走来,带着古朴优雅的气息,与现代文明自然融合,她微笑地凝视着世间的一切,静谧地敞开胸怀,无私地满足世人的追索与寻探。
         【五】
         乔见我一脸陶醉,赶紧跟我说,走,我们去滑沙吧,在那里,你定会更加惊叹称奇!虽然我早就知道滑沙的概念,但是从来还没有真正体验过,于是就很欣悦地说,好啊!
         前往滑沙地点的过程中,乔说,沙坡头游览区的特色之一就是滑沙。游人从高约百米的沙坡头的坡顶往下滑,座下会发出一种奇特的响声,如若巨鼓,沉闷浑厚,这就是传说中的“金沙鸣钟”,当然,这是由于这里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地质结构所导致的。
         站在上面,环视沙场,这里的沙场不仅大,而且坡陡,要从高处滑下去,还真有些动人心魂。在乔的劝说下,我终于鼓足勇气坐在滑沙板上,顺着陡坡飞速向下,这时,黄沙漫天飞舞,沙浪滚滚,耳边似万马奔腾,又像打鼓敲锣,那种从天而降,“急流”直下的感觉——惊险、刺激!从滑沙板上起来,互相一看,每个滑下来的人,满头满脸都是沙子,从他们脸上尚未完全消隐的红晕中,我可以感知到,他们一定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童年时的乐趣,当然,也是生命中最单纯最无邪的乐趣。
         “滑沙”过后,我又和乔又去爬沙山。爬沙山最能锻炼人的毅力和耐力,一开始,我认为不就是一座小沙山吗,以我的身板,不出三分钟,应该就能爬上去。可爬起来才知道原来登沙山并不是那么简单,沙子又松又软,踩上去就像踩在虚飘飘的棉花团上,刚刚踩实一脚,稍一用力,脚底就松松地下滑,让人不由得感叹现实与想象的距离。乔和我一样,也没爬没多远,就开始喘粗气了,累了,我们就坐在沙丘上休憩一会,把细腻的沙子捧在手中,让它从指缝中溜走。休息好了,再继续往上爬……
         时间无声无息地流淌着,阳光穿过云层,将造化的恩泽尽情地洒在沙山上,我缓缓地闭上双眼,将思想也暂时小憩一下,静静地体悟着沙坡头的美。我仿佛感觉到一种神奇而又飘渺的力量,冲破紧闭的双眸,抵达瞳孔。
         我知道,这是沙山的美,这也是沙坡头的美。是超脱凡尘,幽静在繁华背影里的美,她的美是渗入灵魂的。
        【六】
         伫立沙坡头遥望黄河,心早已被她的巧夺天工所征服,但真正可以贴近黄河才是心底里最深的情愫.
         乔说,乘羊皮筏子漂流黄河正可以让你完全投入到黄河母亲的怀抱。当我和他坐着羊皮筏漂流于黄河之上时,方才那种被沙丘烘烤的感觉早已荡然无存了,只剩下一番接近于被母亲抚爱一般的温柔,夹载着泥沙的黄河如同承载着无限深情,缓缓地在清风的吹拂下,一波又一波的向我们微微袭来。静静地躺在筏子上面,闭上眼睛,让生命享受这美妙愉悦的曲调。整个周遭,仿若都停止了杂乱,唯有一缕婉转的弦音,从古往的大漠,穿越繁华,缓缓地悠扬而来,继而氤氲在整个沙坡头,给人欣慰,让人在欣慰中找寻到一种生命的激情与恬淡。
         幽静在羊皮筏子上,再次静静欣赏沙坡头,我不禁又想到了王维的那句散逸着古色古香的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这里,那种意境得到了最完美的彰显。更有那,滑沙听钟,坡底戏泉,黄河弄筏,追波逐浪……
         在我眼中,沙坡头,是水性的,她有着流动的诗意和神韵,繁华背影后的画卷铭刻着对她最深的眷恋。沙海茫茫、金涛起伏,只是她的外表。我感受到的,是她骨子里的温情和柔绵。沙坡头的生命,与黄河、沙子、山峦、绿洲、年轮、梦境,如画卷般融为一体。我体会到的,是她被岁月所遮蔽、深隐起来的那一部分。
         也正是这一部分,让我才真正觉得自己远离了尘嚣,追寻一种属于人类本真的一种惬意的生活。
         【七】
         沙坡头,是阅读不尽的;黄河,是阅读不尽的;一路铺展在眼前的那些震撼灵魂的美,也是阅读不尽的。只能靠想象,才能完成对她的印象或记忆。
         从沙坡头回来,我对她一直保持着一种竭诚的爱,像对爱情保持着忠贞。尽管,我对她的爱是那样地柔弱,甚至是那样地渺小,但我似乎感受到了爱的真谛——爱,是一种态度,一种坚守,一种灵魂的皈依。
         我总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追忆游览沙坡头的时光,总觉得那似乎不是真实存在的,只可能存在于梦中,人间怎么会有如此美妙动人的景象呢?沙山悬若飞瀑,绿洲郁郁葱茏,黄河波涛滚滚,云彩飘渺似画,苍穹蔚蓝轻飏……
         但我又很快微笑着将自己的这种质疑否决了。
         我开始领悟,沙坡头的美,美在一种无声而又渗入心灵,美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恬淡、唯美,她静静地伫立在一个远离尘嚣的境域,犹如一幅从古描绘至今的幽静在浮华背影里的圣洁画卷,宁谧地目睹着苍茫世间的嬗变,悄然地吟唱着亘古千年的沧桑与永恒。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