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黄河流过沙坡头(随笔)

    时间:2009-05-13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奔腾的黄河穿过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进入宁夏境内。流到中卫县城西20多公里处,忽然来了一个急转弯,一改汹涌而为平缓,变得温顺起来。浩瀚无垠的腾格里沙漠,竟也收敛其飞沙走石的怪异脚步,戛然而止,伏首在黄河岸边、香山脚下。无边的黄沙与九曲的黄河这一对峙,造化出一处神奇的自然景观———沙坡头。
        沙坡头沿黄河一线10来公里长的峡谷,果木参天,绿草蔽地,在金黄的沙丘和浑黄的河水环抱里,显得格外青翠。正逢水果飘香的时节,苹果红了,梨子黄了,那绿色的枣儿密密累累挂满枝头,河风吹来一阵阵诱人的清香。冷不防只听得“的剥”声响,几粒熟透了的红枣便落在我的脚下。捡起一枚感觉软实软实的。我忍不住送到嘴边咬上一口,一股清纯的甜香从舌头尖儿沁人肺腑,长长地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满口留香,真甜哟!早在两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凿渠引水,灌溉农田,自古便有“天下黄河富宁夏”一说。而引黄灌溉的起端,便是在这沙坡头。河道的中央,筑有一道2000米长的堤坝直插河心,这道类似四川都江堰的引水分流堤坝,如今依然灌溉着万顷良田。为了纪念先民们创造的这个奇迹,人们依据古时的神话传说,就在渠口顶端塑起了一尊“白马拉缰”的雕像。它标志着桀骜不驯的黄河水,听随人意自流灌溉,将银川平原变成了塞上江南。
        从白马拉缰景点附近下河,我穿好橘红色的救生衣登上快艇绕着香山逆水行舟。坐着羊皮筏子随着弯弯曲曲的河道随波漂流,这一幕美妙的场景在我的梦中早已不知出现过多少回。这次我不惜孤身一人搭坐班车从近200公里的银川市区赶往沙坡头,就是为了过过黄河漂流的瘾。溯行4公里,在香山靠岸,我终于踏上了期盼已久的羊皮筏子。一共3排15只吹得鼓鼓囊囊的羊皮套,整齐牢密地绑扎在木条筏下。我一踏上去屁股还未落座,羊皮筏子便晃荡起来。幸好有划筏汉子的牵引扶持,我和另外两位游客才各自坐稳了位置。划筏汉子支着木桨将筏子撑开去,这一撑便使无缆之筏听水流波了。我心里正疑惑,那划筏汉子就势一跃,轻如飞燕便稳稳地落在了筏头。已近正午时分,太阳艳艳地照在头上,一阵阵暖风迎面扑来,黄河波涛翻滚,不时泛出耀眼的光芒。座下的羊皮筏于缓缓地漂行,近岸两条绿带,远处黄沙齐天,从那河心白马昂首处,浑浊的黄河被弧形的堤坝切割为二,内河满,外河浅,漫滚的河水激起一带雪白的浪花,声响若雷。我从江南来,喝汩罗江水长大,一直在洞庭湖畔长江岸边行走,可一见到黄河,内心深处总会产生一股强烈的冲动,就像远行的游子归来,渴望投入母亲的怀抱一般。我们每一位炎黄子孙的血脉里,奔流的都是黄河水呀!我痴痴地端坐黄河水上,感觉到一种从来未曾有过的空彻与舒畅。
        弃筏登岸,长长一带金黄色的沙坡矗立眼前。它宽2000米,高200米,倾斜60度,这便是被称为世界垄断性旅游资源的“沙坡鸣钟”。亘古的荒凉激活我青春的力量,我决计不坐缆车徒步爬上沙坡顶去。谁知冲顶不满百步,这才发觉面临的困境正如脚下的沙山一般,深不可测而又高不可攀。且不说进一步退半步的费时费力,更为糟糕的是,正午的阳光早已将沙坡的表层晒得滚烫,热沙灌进鞋子,灼得我一双脚皮烧肉痛。人像是掉进了一个干燥的大蒸笼,除了背脊沟儿能沁出一丝丝汗水,整个人蒸发虚脱得喘不过气来。我算是体味到了一丝儿沙漠旅行的艰难。回首俯瞰,黄河绕山川飘然而来默然远去。六尺男儿,已无退路,我只能坚持着,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往上挪,终于征服了沙坡头。
        我站在高高的沙坡头顶巅,劲风狂吹,细沙回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万千气象,尽收眼底。这时,一辆列车从我身后的包兰铁路呼啸而过。我转过身来会心一笑,正是这条伴着黄河穿越56公里大沙漠的铁路,凭着“麦草方格固沙法”创造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奇迹,被联合国授予环境保护“全球500佳”称号。我何不骑上骆驼,随着叮当的驼铃声走出这片人造绿洲,到那浩瀚的腾格里大沙漠去感受一番呢!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