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回望南长滩

    时间:2008-05-15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车队在荒凉的山谷间前行,身后卷起的滚滚尘土,像喷气式飞机拖着的尾巴,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变得越来越长。
       1992年深秋的一个下午,我随宁夏电视台《走自己的路》剧组一起,沿着中卫香山的翠柳沟,奔赴大山深处黄河岸边的村庄——南长滩去拍片。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我们的心随车身一起摇晃着。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大山,一棵棵挺直身躯站立的大树,一个个炊烟飘荡的小村落,吸引着我们的眼球。窗外新奇的景色,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一路欢唱着,我们的思绪,随着车后不断拉长的尘土,变得越来越长
       南长滩,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究竟是什么样?我猜想着。
    日落时分,车队抵达黄河边。站在河边放眼望去,黄河,像一条闪闪发光的丝带。缠绕着远远近近的群山;四面合拢的群山。又像一个巨大的臂弯,怀抱着弯弯曲曲的大河。太阳的余晖,让身后的大山变得光艳灿烂,也让迎面的群山,轮廓分明。
       在欢呼声中,我们渡过了黄河。在寂静的果园里稍稍漫步后,我们急切地走进了村庄。  “
       此时,天色已黑。村庄里弥漫着浓浓的炊烟。见不到明亮的灯火,农家小院里只有昏暗的油灯。闪闪的星光,在这飘荡着炊烟的小村上空,显得格外明亮。
       第二天清晨,我们在村民的吵闹声中惊醒了。
       村民们听说从“城里来了一帮照相的”,都忍不住好奇,早早赶到我们入住的农家,好奇地围住我们的车不停地打量着,用难以听懂的方言,兴奋地议论着。
       当我们从热炕上爬起来走出小屋时,村民们把我们一个个自上而下地打量着,仿佛见到了陌生的天外来客;一张张脸上飞出的热情笑容,仿佛是在迎接多年没有见面的亲戚。也许,这是村里人第一次见到远方的来客。顾不上洗漱吃饭,摄像师扛起机器,对着热情的村民一阵猛拍,这阵势,让羞涩的村民们拘谨不安。最开心的当数村里的孩子们,他们呼喊着从一条条小巷里走出来,挤进了人群,争先恐后地抢到摄像机前,冲着镜头欢笑。
      大块石头垒起的石墙,蒙眼毛驴拉动着石磨,站在墙头引吭高歌的雄鸡,毛色透亮依偎在母亲身边吃奶的小羊,背着书包在山头上欢快跳跃的村童,在山路上刚劲有力轻快行走的老人……南长滩的一切,在摄制组眼里,样样充满了好奇!
      整整一天,我们忘了拍摄的主题,好奇地拍摄着这个处处吐露着古朴气息的村庄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人。而我们身后,热情的村民们一路簇拥着。那动人的场面,仿佛是出访者在接受热烈欢迎。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村外的世界,是山外的世界,是城里的世界。
      几天后的下午,我们在村口和乡亲们依依惜别。乡亲们为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包南长滩出产的大红枣。这红枣:个头很大,异常甜嫩。乡亲们说,南长滩的枣,从不生虫,不会变心。我觉得,乡亲们一定盼望着我们心中的那份美好感觉永远不变。是啊,我忘不了南长滩,忘不了这个黄河峡谷中深藏着的美丽世界!
       十六年过去了。当年,和摄制组一起走进南长滩、对山村感到无比新鲜:感叹不已的我,深深记着在南长滩用手抚摸孩子脑门的那些场面,深深记着在这个美丽村庄难忘的一幕幕情景!
       今年四月,我和西夏磨房中卫户外的16位“驴友”一起,又踏上了去往南长滩的路。这是雨后天晴的日子,山沟里的一切,被春雨洗刷得干干净净。走进村里,村里密布的电线、电视接收器,山冈上站立的通讯接收塔,都显示着,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村,已经融入了现代社会。当年沉寂的村庄,停满了大大小小的汽车:来来往往的游客在村里的条条小巷穿梭,村子充满了节目的喜庆。村民们不再像当年一样,好奇地跟着来客看个不停,但一双双眼睛,依旧透出质朴和热情。三五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古老梨树,依旧像当年那样茁壮。繁茂的梨花,在枝头绽放,在清风中飘香,让游人陶醉。漫步在花团锦簇的梨园,每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甜美的笑容。
       星光下的夜晚,梨园里扎满了色彩艳丽的一顶顶帐篷,篝火映得人们脸上泛着红光。游人们和村里的小朋友一起,在篝火旁尽情地跳舞、尽情地欢唱,欢乐的歌声和笑语,在梨园飘荡、在村头飘荡、在悠长的黄河峡谷飘荡……
    透过梨花绽放的树冠抬眼望去,天空依旧深邃,星光依然灿烂!
    我禁不住地在心底一遍遍地高呼:南长滩,我又来看你来了!
    南长滩,我永远回望你!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黄河边古老的水车
    下一篇:沙坡头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