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黄河边古老的水车

    时间:2008-05-08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晓磊 
            黄河水车是中华文明历史的车轮,是黄河文化的一种象征。它作为古老的生产工具,虽已失去了往日提水灌溉的作用,但随着旅游业的兴起,水车又成为黄河岸边的一处胜景。水车以其特有的魅力,吸引着众多的中外游客络绎不绝地前往观赏。沙坡头旅游区双狮山2架8米高的水车,巨轮濒河而立,临河而观,但见河流车转,轮动水泻,颇为壮观。抵砺云天,更觉雄伟壮观;渡槽高挂,流水潺潺。山脚下的台地上,芳草萋萋,杨柳依依,稻菽千重。展现在眼前的是一首田园诗,一幅风俗画。由于沙坡头景区的水车在造型和原始风貌上在黄河流域段内是其它地方不可比拟的,由著名电影艺术表演家斯琴高娃陈逸恒连袂主演的大型电视连续剧《老柿子树》,在沙坡头旅游区双狮山水车渡假村成立拍摄基地,为旅游区再添新景。 
            宁夏黄河边运用水车提水灌溉农田,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西夏以前就使用了,我国劳动人民运用水车提水灌溉农田已有悠久的历史,根据《朱史·河渠志五》记载:“地高用水车汲引,灌溉甚便。”我国水车是利用水力推动水轮叶片,把水从河、沟、渠里提升到高处,对农田进行灌溉。中卫黄河边的水车,造型和结构与南方水车相似,以水为动力,把河水提升到高处。这种水车是一个大圆形轮式水车。不同的是南方水车大多数是竹材为主的竹木结构,而中卫黄河边的水车是用木材制造的。滔滔黄河水自西向东,奔流不息,而水车正如黄河母亲的珠瓒,千百年来在沿黄两岸,以其独有的风姿留传至今。 
            从甘肃与宁夏交界处的北长滩村到常乐镇水车村,沿黄河黑山峡顺流而下40多公里的和段,竟有10多甲水车遗址、遗迹。建国初期,这一带还是一幅山水长卷般的水车走廊。沙坡古渡下游五六公里,有两处充满浓郁塞上风情的清代水车遗址。上世纪80年代,这两处共12架古老的水车还巍然屹立在黄河岸边,并发挥着良好灌溉效益。当地人称之为“张家水车”“李家水车”。其中“张家水车”最为有名,这是一座由四副水轮组合而成堪称宏大的古代水利工程。 
            黄河水车是历史的见证。当地有位农民在一首《水车谣》的诗歌中写道: “车轮滚滚,车水淙淙……过去,你流出的是泪,饱含着庄稼人的艰辛;如今,你流出的是乳汁,苟育着美丽的新农村。” 
            过去,它是属于财主家的,农民要想浇田,先得向财主家交钱,没有钱,只好干瞪着眼看着庄稼旱死,不知有多少贫苦庄户人为灌水受尽了财主的欺凌。解放后,水车归集体所有,农民不再为灌水而发愁。 
            据说,清代乾隆年间,甘肃条城(今榆中县)人张和中有两个儿子,长名统南,次名统宗,兄弟俩20多岁,都有一身精湛的木匠手艺。由于当地气候干旱十年九灾,迫于生计,干起了贩运木材的玩命营生———从洮河流域的原始森林中采伐木料联成排筏,冒着生命危险穿越深峡幽谷急流险滩,顺黄河漂亮流到千里之外的宁夏卖钱谋生,有一次木料运到宁夏中卫的下河沿码头,不巧,一场洪水过后,木材经纪人的货栈倒闭,无耐,便将木料就地财卖收拾盘缠取道常乐堡回乡。 
            兄弟俩满腹心事没精打采地在河边行走,一片荒滩引起了们的注意,方园一二百里,平平展展的,虽然流沙侵蚀草木稀疏但土层深厚宜于开垦。由于地势太高不能引水灌溉从来没人耕种。“天下黄河富予发”,如果在河边修几架水车,这片荒滩准能变成刮金板的好地,把家搬了过来,我们张家也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那时,就用不着去闯荡江河当玩命的筏客子了,兄弟俩经过一番勘察合计,决意来这里建设新的家园。 
            绍南绍京日夜兼程赶回条城,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又在洮河联顾一副木筏,载着全家老小在惊涛骇浪中漂流了六七天来到中卫常乐堡,又请人四处说合,才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主扎下了脚根,全家人起早贪黑,从十几里外的山上背来石料,历尽千辛万苦用了一年多时间终于修成了第一回水车。他们在自己洒满汗水的土地上奋力开垦辛勤劳作,沉睡千年的旱原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张家水车。 
            后来,水车由一架发展到四架,收益越来越大,不料一场洪水袭来,河岸坍塌水车被毁,张家兄弟在忧患中的相继去世,他们的儿子张守业张守谦决心继承父业重建水车,在施工时却受到了当地绅士的阻挠,接联设计,水车的飞槽要跨越棱羊角老渠,水渠管岳老爷横加干涉:“哼,外来的沙子还想压本地的土?!”张守业多次托人求情,岳老爷执意不肯,扬言:“张家兄弟把头嗑不到老爷我的脚尖儿上,就别想在老渠上架飞槽!”张守业万般无耐,咬咬牙办了两桌延席,请岳老爷赏光,特邀当地土神坐陪,洒过三巡,张守业趴倒在岳老爷脚下,连磕3个向头,请岳老爷开恩放行,岳老爷元动于衷一言不发,张守业涕泪横流叩头不止,鲜血从额头流出洒在地上,土神们见状纷纷出面说情,岳老爷才傲慢地摆摆手扬长而去,四架水车终于重新竖立起来,在张家的影响下,附近的李家营子和沙坡头对岸的大湾、小湾等村子先后在河边建了水车,戈壁沙滩披上了绿装。 
            九十年代,常乐镇水车村6架古老的水车因电灌当地农民悉数拆除。美国人使劲建历史博物馆,唯恐自己不古老,中国拼命消灭自己的古老,生怕自己不现代。唯其古老,才有生命活力,唯其乡土,才显得真纯依旧。那剩下的水车遗址,百无聊赖,沙哑着岁月的歌喉,驮着几点浪花,咿咿呀呀地唱着黄河昔日的风光,如今只剩得一曲残唱,摇曳着几声病者的呻吟。只有沙坡头黄河边古老的水车,还悠悠吟唱着生生不息的黄河牧歌,成了人们参观的文物,供人观赏,帮助人们了解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浪漫沙都沙坡头
    下一篇:回望南长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