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秋雨沙坡头

    时间:2008-05-08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晓磊
           对秋雨的喜爱由来已久,那纤纤细细的亲吻,那点点滴滴的呢喃,那淅淅沥沥的碎语,那嘈嘈切切的群响,那滂滂沱沱的狂歌……听着潇潇秋雨声,总有一种妙不可言的快意,仿佛有一阵阵从琴弦上点点滴落的雨韵,丝丝细雨淋湿了浪漫的情怀,像女人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你,让人感到那样的温柔,悄悄渗入了干涸的心田,让人打蔫的思绪宛如久旱的禾苗一下子又泛出几分绿意。
           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宁夏中卫沙坡头的大沙山别有一番情趣,虽少了些西北风光的雄奇,但更显江南的婉约、柔媚与秀美。眺望四周,视线所至,葱茏一片。大漠、黄河、青山、翠园在如烟细雨中,看上去烟雾蒙蒙,茫茫苍苍,象一幅塞外江南的迷人画卷,使人如痴如醉。天地间一片苍茫,尽显“白马秋风塞上”的冷峻和“杏花春雨江南”的柔美,不禁使人心里浮起一句诗:“山色空朦雨亦奇”。高大的沙坡渗透了雨水变成了褚色,与平时的金黄色形成了巨大反差,显出了另一番景致。金沙铺地,青山如屏。若隐若现,恍若仙境;高大的沙山犹如一幅挥洒淋漓的淡彩水墨画。在烟雨朦胧中,古老的羊皮筏子,拥抱着黄河,拥抱着波浪,用坦荡的胸怀搏击着风浪,声如琴韵。置身其中,仿佛生命的暗淡、无奈、悲哀、喜悦,全都湮没于烟一样的细雨中,荡去一切尘埃,忘却一切荣辱得失。
          下了大沙坡,穿过古老的枣树林,黄河忽然闪现在眼前。它在香山的绝壁与沙坡的边缘相夹的地方勾勒出了一幅太级图。太级图以一种大度的姿态、平和的心态漂亮地表现了黄河精神“宁静致远”的阴柔之美,以撼人魂魄的庞大气势,以一种大气的姿态、豪迈的心态表现了黄河精神“灵动飞扬”的阳刚太极之气,宛如黄龙摆尾。远处,峻险挺拔的香山在朦胧云雾中消却了它的凌厉,灰白的天空吻着它,竟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山了。雨中的腾格里添了几分神秘。茫茫黄沙宛如晨曦里凝固的海,幽深无比。
           沙坡头秋雨是荒原旷野中豪放大气的雨,信步走进沙漠,一些沙生植物,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雨淋过的沙子颜色为黄褐色,踩上去软绵绵的,潇潇秋雨洒沙丘,看着向沙漠深处延伸的处处翠绿,矮的沙蒿、沙棘,间杂骆驼刺,一蒲子一蒲子的,浑身水灵灵的,凝视丛丛沙蒿、骆驼刺叶上晶莹的水珠,高的柠条、沙枣,偶或少许沙柳,被水洗得通体碧绿,衬着沙山更显湿气袭人。这高低远近深浅不一的绿色,就是在治沙的麦草方格里孕育、长大的,也正因有了这道绿色屏障,腾格里沙漠肆虐的脚步才在这里停息,包兰铁路才得以畅通无阻,宁夏中卫人创造这一世界治沙历史奇迹。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灯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沙坡头,千种感慨、万般滋味。雨打着黄河水的水面溅起的水花,以及水面上那一层若有若无的水烟,那是晴天看不到的另一种景致与韵味,也是许多人无暇遇见的风景。
           在秋雨中凝视着唐代著名田园山水诗人王维的雕像,品读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把人的思绪一下拉到了苍凉雄浑、寂寥空灵的意境中。诗人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赞扬了沙漠和黄河的壮丽景色。也为民族、为宁夏、为边塞留下了千古名句,曹雪芹曾在《红楼梦》里借香菱之口赞扬过这首诗的精湛技巧。
    沙沙沙沙的雨声,让人忆起一些如烟的前尘旧事,让我向往遥远的故事。我的初恋,一个又一个不同的黄昏,青青的草地,浪漫的情怀,河边清纯的笑容象一泓清泉,这一切,不觉间,便在心中酿成了一首歌,随手抓起一把潮湿的雨雾想起远方的朋友和亲人,唤回昨天的初恋和久远的爱情……生命中那些过往的美丽,总在毫不经意间悄然重返,给我们焦灼干涸、浮躁忙乱的内心留下一份温馨、一片宁静、一丝沁人心脾的凉爽和适意。    
          雨停了,黄河的水面唱着滋润的欢歌,沙漠中的绿色尽显着生命的豪放。秋雨它带着湿漉漉的清新扑面而来,滋润了自然万物,让沙漠中的色彩更鲜明,让生命更蓬勃,让沙坡头更富有生机。
    秋雨沙坡头,天地的交响,雨的倾诉,大漠的心语。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2)
    下一篇:春夏秋冬沙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