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沙坡头(2)

    时间:2008-05-05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刘占军
         8月,陪着北京的客人,我又去了趟沙坡头。早晨从银川出发时,天阴沉沉的。上高速公路不久,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快到中卫时,雨竟然越下越大。我决定改变原计划,先去高庙,再吃饭,根据天气状况再说……在中卫宾馆吃完饭,已是中午1点,雨还没有要停的意思,时间却不允许久等,只好起身,但我心里嘀咕,这一趟怕要让客人失望了……
         偌大的沙坡头,只有二三十个人散落其间,没了往日的喧嚣,格外宁静。几个操粤语的游客在沙丘上拍照,兴奋得又喊又叫,为沙坡头增添了一抹生机。站在蘑菇亭下,脚下是呈凹形的大沙坡。远处,黄河拐出的大弯,像一条腾跃的巨龙蜿蜒东去,无数沙丘链成疯狂的“沙龙”摇头摆尾地扑向黄河。黄河与“沙龙”搅作一团,树木蒿草点缀其间,在阴天密云的衬托下,在雨水的冲刷下,清亮、安然。雨滴缀成条条雨帘,落在沙滩上,落在黄河里,溅起数不清的水泡,真是烟波浩淼,美极了!
         因下雨,骆驼队不见了,缆车也停了,我们只好从沙坡上步行下去。我曾坐在炙热的沙漠上一路滑下,滑到一半时,耳边传来轰轰响声,如雷之闷声、如钟之回音。沙坡鸣钟为我国三大鸣沙之一,可惜今天听不到了……自坡底翘首北望,大漠横空,沙丘攒集,无穷无尽的流沙像从天上倾泻下来,又被崇山峻岭中飞奔而来的黄河劈头截住,形成了陡峭的大沙坡,与黄河对岸的香山巍然对峙,负势比高。
         坐画舫逆流而上,向香山行进。船行几十米,但见岸西立一巨石,三个大字用红漆漆了———阎王砭,这让我想起了早上刚看过的高庙地狱那些阴森可怖的神话传说。“阎王砭”北侧,是百米多高的狭窄的沙坡,倚天而立,由于长年滑沙、踩踏,大沙坡金黄金黄,寸草不生;“阎王砭”南边,是与沙坡比肩的悬崖,怪石耸立,龇牙咧嘴,沙包着石,石含着沙,沙蒿等植物点缀其间,黄沙、黛石、绿草,与北侧的大沙坡连成一片,奔腾咆哮的黄河,配上头顶的蓝天、白云,真是一幅绝好的油画!船行约40多分钟,导游激动地说:“双狮山。”果然两座小山极像两头卧着的雄狮。在“双狮山”脚下,我们换乘羊皮筏子,说也奇怪,雨也停了。坐在筏子上,顺流漂下,香山、蓝天、白云、坡、怪石、绿草、垂柳、枣树、白杨……久居城市的喧闹与嘈杂消散了,除了涛声,再没有任何喧响,除了寂静,还是寂静。真想就这样优哉游哉地漂下去,什么也不想了,好好享受这与心灵共应的寂静……对面一艘快艇从我们身边飞过,快艇激起的波涛让筏子忽高忽低、一阵颠簸,我们一阵紧张。然而当一艘艘快艇经过时,我们觉得那颠簸出的晃晃悠悠,简直是一种享受了。再漂一段路程,一条两公里的石坝从闸门蜿蜒曲折溯流而上,在水流湍急的峡谷中把黄河劈作两半,西边水流平缓,东面水流湍急,远看如巨龙戏水,奔腾咆哮气壮山河。这便是美利渠。我想起了读过的关于美利渠的动人传说。
         很久以前,一位精明能干的年轻工匠决心凿渠引水,却因渠口所处的位置全是岩石,水急岸陡,几经周折均告失败。急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天呆呆地望着滔滔东去的黄河水出神。一天傍晚,他神思恍惚地躺在沙丘上歇息,眼前猛地一亮,一位美丽的姑娘骑着雪白的骏马飘然来到跟前。姑娘望着他憔悴的面容,关切地问:“你为何愁眉不展?”小伙子说出了苦衷。姑娘嫣然一笑:“这有何难!”说罢跃马向西奔去。小伙子急起边追边喊:“姑娘,告诉我啊!”姑娘回头一笑,随手将白马的缰绳抛在地上。小伙子加快脚步拼命追赶,姑娘头也不回只是驱马前行,沙地上留下一道马缰拖过的痕迹。转眼追到沙坡头下,黄河挡住了去路。只见姑娘收起缰绳双腿一夹,白马一声长嘶劈波斩浪溯流而去……小伙子南柯梦醒,怅然所失,突然发现沙地上真的有一道马缰拖过的痕迹,隐隐约约向西伸去。年轻的工匠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仙女点化!他果断地修改了设计,带领乡亲们沿着白马拉缰的地方凿石开渠,筑坝引水,终于获得成功。
         这只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早在汉武帝时期,这里的人民凭着自己的智慧,创造了这人间奇迹———宁夏的都江堰。如今在那坝上立着一块巨幅雕塑———“白马拉缰”。一匹汉白玉马昂首长啸,扑向前方,马尾上翘,踏波斩浪,欲腾空而起,白色的缰绳宛如一条长长的飘带,蔚为壮观……
         “到站喽!”筏子工的一声召唤,把我从远古拉回到现实。上得岸来,缆车已经启动,我们坐缆车上到坡顶,又坐滑沙板顺沙滑下,由于刚下过雨,滑板的速度飞快……北京的客人兴奋地说沙坡头真是一个神奇而好玩的地方。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观沙都
    下一篇:秋雨沙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