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游记 >

    观沙都

    时间:2008-04-20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建忠
         七月的沙坡头,景色宜人,空气像过滤了一样纯净。黄河冲出峡谷,在沙坡头拐成了一个月牙形大弯,河弯上空一条索道连接南北,像极优美的抛物线垂临河面,悠悠地,悠出另一番壮观来。索道缆车承载着一群群身着鲜艳服装的丽人在空中悠悠滑行,给这神奇的沙漠黄河上空添了一片彩云……

         在举世闻名的沙坡头乘天车观光,更觉沙漠神奇,黄河壮观。放眼远眺,号称中国第四大沙漠的腾格里沙漠,从远处逶迤而来,如波涛汹涌,延伸到黄河边,便被滚滚东去的黄河扼住喉头,戛然驻足,陡然聚起一百多米高的沙峰,这就是沙坡头。

         从沙乳峰上爬过的火车像赛跑的巨人在冲刺,发出粗壮的喘息,黑烟在空中飞舞,渐宽、渐淡。最后消失在蔚蓝色的天际。穿过百里沙漠的铁路、公路像奔驰的骏马甩下的绳索,拖出两道弯曲的线。这两条国道通过沙漠腹地,而不被流沙吞噬埋没,令中外人士惊愕!而这一奇迹的根底,就是罩在路侧上的麦草方格。它像金色的鱼网,网住了流动的沙尘,肆无忌惮的沙龙被降伏,表现出中卫人的聪明和才干。“铁龙越沙”便成为国内惟一的景点。草方格内栽植的野生灌木“花棒”,人称“沙漠姑娘”,花朵艳丽透红,微风徐来,翩翩起舞;沙拐枣敞开胸放出野性十足的黄花朵;小叶杨、箭杆杨像上阵的将士目视前方;沙枣、红柳、胡杨、沙柳像卫兵一样包围了沙漠。横卧在沙地的河流,像动脉血管伸张开来。抽水机把黄河水送上了沙漠,于是,一幅“海市蜃楼”的仙境显现了。

         辽阔的天空,泛着朵朵白云,夕阳将白云燃成一团团火;沙丘也被染得通红通红,分不清哪是云哪是沙漠……夜幕降临,沙坡头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诡谲、静谧,只有天上闪烁的星斗静卧在丘岭间的村舍的零星灯光,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偶尔,有灯光被列车切断,倏然间似一颗熄灭的流星……此时,人仿佛溶化在黑暗里,脱离了尘地,飞升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勾起苍凉雄浑、寂寥空灵的意境,给人以无尽的遐想。

         沙坡头的美,是沙、河、山、园的开工巧陈,她浑然一体,既展示着曲谱,又是每个音符合成的一曲大自然瑰丽的交响乐。作为主旋律的沙坡鸣钟,又是沙漠中的一大奇迹,人从百米高的沙坡上滑下来,一种似钟似罄的“嗡”声接连奏出,仿佛是细腰楚女在演奏,编钟抑扬顿挫,使人神魂颠倒,醉哉痴哉。有沙坡鸣钟,从而又有了一个动人的传说:这里很久以前是一座美丽的“桂王城”,她的北方邻国叫北沙国。有一年,桂王城的王子吴祺战败被俘,在当晚被迫和北沙国公主成亲。王子半夜偷马归来,臣民举杯相庆,载歌载舞。在欢乐之际,北沙国大兵压境,不到一个时辰,“桂王城”便被黄沙淹没。从此,神钟惊人地发出“嗡”声,也有说是琴声。沙坡鸣钟下面,涌出的几股晶莹泉水,好似公主和楚女的泪,汇成一条清澈的小溪,汩汩流向河中,溪边长着许多奇花异草,又嫩又鲜又活,可染面蒸食,香味悠长,药用效力甚佳。这泉有两个美名:泪泉、艾泉。泉的方圆百十亩大一块平整地方叫童家园子,有二三十户姓童的人家世代相袭住在这里,靠神泉赐给的圣水种地生活。果园三面环沙,一面靠河,园中的桃、杏、梨、枣,个大肉厚,香甜味美,虫子从不侵害。当北疆大地还在依恋冰雪寒冷之时,这里已是绿草如茵,柳树叶翠之时。阳春三月,园中草碧花香,群芳斗艳,蛙鼓蝉鸣,鸟语欢歌,驼铃悠扬,幽静恬淡的田园气息令人陶醉……

         沙坡头下面的黄河在此拐弯掉头直接朔方平原。宁夏最古老最大的引水堤坝……美利渠堰,像传说中的“白马拉缰”的缰绳自河中将奔腾咆哮的野马拽上岸。河水中卵石光怪陆离,五颜六色,与溅起的浪花溶为一族,为“母亲”的美景添色。古时的河运工具羊皮筏子荡漾在河中,载着八方游人漂游,浪尖将筏子托起又轻轻放下,一个“险”字既惊人又玩人,顿时,你会觉得征服黄河的快感传遍全身,更觉“黄河母亲”怀抱情意浓浓……

         坐在索道缆车上观大漠长河,既感到险,又感到美,此时,人间的胜境尽收眼底,自有一番妙不可言的意韵,大漠、长河、蓝天、山峦……人,这才是一个最美的、最和谐的世界。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黄河流过沙坡头
    下一篇:沙坡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