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两悟沙坡头

    时间:2009-10-15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刘福明

        哲理隐乎山水之间,宁夏中卫的沙坡头是一道富含哲理的风景。
        两游沙坡头给我不同的人生启迪。如果说10年前是冲动多余思考,那么10年后故地重游则多了几分理性的思索。
        18岁那年沙坡头给我的启示是:人生如行坡,欲速则不达。
        18岁技校毕业,即将踏入铝厂大门的我有惊喜也有失落,喜的是有天地施展自己的技工才能,失落的是油污和烟气或许将成为我们青春的主色。曾几何时国外专家论断沙漠建不成铁路。勤劳善良勇敢的中国人,让国外专家的理论梦断在不屈的中国人手里。毕业分手前夕,五个意气风发的同学,相约去沙坡头旅游,见证这一折服外国人的治沙奇迹。因为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创造奇迹的梦想。沙漠变通途。一路欢声一路畅想,车至沙坡头,一行五人由衷地佩服中国的的才智,为中国人骄傲,也为各自的梦想找到了起点。沙坡头景区更是给我留下了终身受益的人生启迪。
        长了18载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沙坡,站在百米高的沙坡头上,有如会当凌绝顶,秀丽景区尽收眼底。五人同时欢呼着冲下大坡。有的同学跌倒了,就势滚着下坡,陡峭的沙坡给了我风一样的速度,为了避免危险,我只有选择主动跌倒,来刹住疾驰的脚步。五个人跑到坡底,回首仰望沙坡头,高高的沙坡像一个高傲的巨人“藐视”我们,大家心里都产生了巨大的征服欲。我提议举行爬坡比赛,老末请大家吃饭,大家一致同意。脱掉鞋,褪掉长裤,运动短裤,跨栏背心,一副敢和天公比高低的架式。一声令下,5人如脱缰的野马冲了出去,我在中学就是田径队的二号长跑选手,我手脚并用一马当先地冲在最前头,然而跑了不到30米,就气喘如牛地爬行了起来,回头再看其他4位同学,站在的,喘的抬不起头;躺着的,胸潮澎湃;牛爬的,汗滴入沙土。躺着的那位同学,气喘如牛地说,不爬了,我请大家吃饭。站在“最高”处的我,成为大家的目标地,聚到我身边开始玩耍。自己平时爱写些文章,养成了观察的习惯。我看到和我们一样有冲劲的同龄人,急速下坡时,有的摔的非常惨,脸和沙子来了个亲密接触,那些上年岁的游人,安步当车,一路坦然而下;那些比赛爬坡的,大部分都是半途而废,仅有极个别的人爬上坡顶。倒是有一对中年的夫妇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相携往坡上走,累了就站着缓一缓,缓缓继续携手往上走,慢慢地居然走到了坡顶。
        下坡一急,上坡一缓,让我顿生许多感慨:人生如坡,坚持才是人生的真谛。无论上坡还是下坡,欲速则不达。下坡,看似省劲,求快,反倒因为跌倒或受伤,迟滞了下坡的时间;上坡,看似费劲,求快,未到坡顶,体能就已耗尽,求快反倒落了个慢。上坡累了,就缓一缓;下坡急了,就站一站,只要心中有目标,坚持就会有收获。
        夕阳垂暮时,玩累的同学说要骑骆驼上坡,我却坚持要自己爬坡上去。我要征服这座曾在上午征服我的大坡。当爬到坡顶的时候,我独自享受着“坚持”的快乐。
        坚持是痛苦的,因为坚持是一种历练;坚持是快乐的,因为历练会结出丰硕的成果。坚持,让我成为生产骨干;坚持,让我的发明创造获奖;坚持,让我荣誉迭来;坚持,让我的作品,有了生命的张力,坚持,让我寻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2003年的沙坡头之旅让我知道了,生命只是一个过程,成败得失只是生命中的一个驿站。
    工作受困,创作泥牛。金秋十月,我携妻子和女儿又一次站在了沙坡头之巅。雨后的沙坡头风轻云淡,妻子和女儿兴奋溢于言表,笑容如花般地在风中绽放,把装满食物的“包袱”留给我,欢呼着携手向沙坡冲了下去。面对着食品的“包袱”和摄影器材的“包袱”,我则想用不同的方式来征服这座沙坡。
        女儿激动的如同当初的我一样,想一个健步就冲到坡底,挣脱妈妈的手,独自飞奔,刚开始还能控制自己,随着速度的加快,无法控制自己的女儿,最终收不住脚步和黄沙来了个亲密接触。娇气的女儿居然没有哭,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土,安步当车了起来,走累了,就坐在坡上堆起自己的童话城堡。上山容易,下山难。我想,这一跤,起码让幼小的女儿知道了“下山难”这一古朴的道理。看着沉浸在自己童话城堡里的女儿,我居然有些困惑,女儿被爷爷奶奶宠惯的很娇气,她磕了碰了,我母亲都会“骂”磕碰的东西来安慰我女儿。如摔倒了,我妈就用脚“恶狠狠”地踩地几下说,你个坏东西,让你绊倒我孙女。回过头再安慰孙女,孙女就会止住哭泣。家里的“坏东西”多了,严厉教育女儿的我和妻子也成了“坏东西”时,女儿已经很娇气了。为什么和沙土狠狠地“亲密接触”的女儿没有哭,居然和“坏沙土”嬉戏了起来?我想是女儿快乐的心理,因为她的心是喜的,阻碍她的东西,她也喜欢和它做朋友。
        被功名利禄搅拌的生活,困惑后面还是困惑。生活为什么困惑,就是因为自己的心里只装满了困惑,于是自己的眼中的世界就是一片混沌。女儿心中装满了欢乐,绊倒她的沙土,让她看到了阻绊,也看到了欢乐。童心无敌。难怪孔圣人会不耻下问。
        人生如行坡,上坡难,下坡更难。人生如行坡,自然有峰顶和峰谷,在峰顶和峰谷,难的就是有一个平常心。在峰顶自满,人生的目标就会淡化。自满是人生的麻醉剂。走起下坡路来,就极难控制自己的脚步,一旦失控,跌到谷底可能就是瞬间的事。在峰顶,需要的是自省,自省是人生的助燃剂。下坡时,助燃剂会让你走得更稳、更快,人生能迎接来新的峰顶。在峰谷自信,在峰顶自满,是在走重复路。想不断创造人生的新高峰值,唯有峰谷自信,峰顶自省。不断周而复始也。
        人生的差距从爬坡开始,差距从下坡拉大。女儿沙坡头的一个小跤,让我有了如此的收获。背起摄影器材的“包袱”,拎起食品的“包袱”,为了避免摔跤,为了不走寻常路,我选择了倒下沙坡头。
        没想到这种选择沙坡头就有了另一种味道,就有了另一道独特的风景。一步一步地往下倒走,看着“坡顶”渐行渐远,“坡顶”成为了起点。眼前的坡越来越长,眼前的坡越来越大,“坡底”成为目标,这种“本末倒置”的感觉,独特而欣然。坡越来越大,感觉自己越来越渺小,看到的确是沙坡头的胸怀,也感觉到了大自然胸怀的广博。天越来越远,被沙坡阻挡的蓝天越来越窄,那一丝游动的白云却越来越生动,生动的,能“看到”蓝天是那样的广博。自己的脚印在自己的视线里延伸,仿佛自己春耕的农者,在沙坡上播种着自己的脚印,那一行近乎笔直的脚印,每一个脚印就是一株秧苗,每一株秧苗就是一株希望,一株收获。
        倒下沙坡头,我看到了自己的背影,看到了自己过去,看到了自己昔日错过的风景。还会有什么东西让自己迷惑,还会有什么东西让自己困顿,一切都是那么释然。生命只是一个过程,成败得失只是生命中的一个驿站,每一个驿站都是一个新的起点。
        “倒步向前。”站在悬崖峭壁的人,前进则意味着粉身碎骨,后退,再后退……直到给起跳留出足够的加速距离。遇到困难不可怕,可怕是盲目的前进。在遇到难以逾越的困难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信心,也要有转身勇气,反过身子,以退为进。转身是一种智也是一种力。前进和后退没有绝对的界限,只要有明确的目的,脚尖朝那个方向并不重要,关键是要看足迹留在哪一边。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沙坡头之旅,女儿收获欢乐,我收获感悟,妻子收获温馨。
        2003年十月一,在沙坡头这道富含哲理的风景里,你是否看到迎着晚霞的驼队中,一个花蕾般笑脸的女童,一个眼含祥和笑容的少妇,以及一个背着摄影包,在驼队后面走“之”型路上坡的男人,映入伱的眼帘呢!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