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朔方抒情

    时间:2009-08-05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 武立真
        无始无终,无边无沿,沟壑纵横,起伏逶迤。黄土高原,您这沉思的历史巨人,您的每一道褶皱中都隐藏着丰盛的故事。
        您从来没有鄙夷宁夏的窄小,早在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人类就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繁缛的浩书长卷里每一页都有宁夏的音容。高山、大漠、草原、长河、湖泊、平川,造化是怎样把秀美和雄浑、细腻和粗犷、梦幻和现实完美地揉在一起呀!永恒与有限,存在与虚无,幻灭与成功,苦难与辉煌……在您面前伫立片刻,诗情、美蕴、哲思便纷至沓来。
        废墟——经过历史挑剔和筛选,古代派往现代的使节;废墟——祖辈曾经发动过的壮举,凝聚着不灭的力量和精粹。
        名震遐迩的水洞沟,历史的风雨销蚀,将你雕凿成大地的浮雕,静静矗立在银川东部,我们在这里凭吊兴亡,心中有了更丰富更生动的收藏。
        雨过天晴,朝霞满天,大地蓄满甘露,小草尽情痛饮。静谧的水洞沟,低头在水中打量自己,你是否又想起了数万年前这里的丰美水草和祖先在这里劳动生息不朽岁月?而我们似乎听到那崖畔上,传出打造石器的敲击声;我们分明闻到那洞穴里,飘出火烤岩羊的美味……
        天地勾画出神秘的剪影,历史撩开了苍凉的扉页。蓝天白云下,长城,你为何一会儿阴沉着黑色的脸庞,一会儿洋溢着金色的笑意?哦,你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那烽火台上是否又缭绕着狼烟,那如石林般的人儿,是出征的战士遥望家园?还是寻夫的“孟姜女”望眼欲穿?前思古人,后望来者,天地悠悠,心潮喷涌。
        林涛起伏,鸟语花香,百溪汇流,烟岚雾绕。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怎么这样大意,竟将一处绝妙的仙境遗落人间,幻化成黄土高原上一颗“绿色明珠”六盘盛景。飞瀑溅珠的老龙潭,弹奏着小龙女和柳毅、唐太宗和魏征的故事;十里飘香的野荷谷,神奇幽深的二龙河、鬼门关,成吉思汗屯兵避暑的凉殿峡,杨门女将游玩的秋千架,记述着刀光剑影、权力更迭。
        连天朔漠,茫茫瀚海,伸向天际,伸向亘古。也许,当山顶洞人、河套人拿着石刀石斧、弓箭梭标围追猎物的时候,当一堆堆篝火点燃出人类智慧的时候,沙漠,就尾随着人类的原始文明降临了。这金色海洋的每一道波纹,都鸣奏着一支悲壮的曲子,每一座沙丘都埋葬着一个永恒的秘密。
        然而,有人类就有不屈的奋斗。你听到叮当叮当的驼铃声了吗?你看,远处的驼队正从沙海的深处走来,向着希望、向着太阳走去。拉骆驼的汉子,何其潇洒!背来了阿拉善的皮毛烈酒,驮回去灵州府的珍珠大米,走出去,前面就是绿莹莹的河套平原。
        黄河冲过黑山峡跃入香山峡谷,由南向北纵贯宁夏九百里,一改勇猛彪悍的旧颜,变得温柔多情。从2000多年前开始,秦渠、汉渠、唐徕渠、大清渠、惠农渠一路淌来,一路撒金铺银,遍野飞红,漫地叠翠;黄河两岸,渠水成网,稻香鱼肥,碧波回荡,镜花水影。宛若从锦绣苏杭裁来一段春色,又如一位奇才奋发的高手铺染丹青,南国的音韵在塞上流淌。恍惚中,似听谁唱起了“花儿”:枸杞红,红莹莹;甘草黄,黄灿灿;二毛皮子九道弯,八宝盖碗香喷喷……
        从水洞沟打凿石器溅起文明的火花,到两汉置廉县,五胡十国兴丽子园,隋唐建怀远城,西夏定都叱咤风云二百年——银川,黄河母亲怀抱的这颗明珠,虽小但不乏光彩。唐诗赞颂“塞北江南旧有名”,民谣咏唱“年种年收水浇田”。
        公元二十一世纪晨的银川,再次被历史咏叹。千年凤城,以前所未有的气魄,蜕变,升华,涅磐。古城人睁大惊奇的眼睛,四处张望:一间间土平房秋风扫落叶般消失;一座座小区争先恐后拔地而起;一片片林带士兵般整队集合;一个个工业园区充满生机……百姓们真切地聆听到大开发的脉搏,体味到何谓“日新月异”,何谓“与时俱进”。西接巍巍贺兰山,东连滔滔黄河水———北京路舒适地伸展着躯体。五十里彩虹耀亮凤城,五十里绿廊换了人间;沿线绿地、广场、公园、雕塑目不暇接;条条八车道成为大银川一条流动的风景线。座座小区让人安居乐业,座座广场让人心旷神怡,千姿百态的建筑生根拔节,城市雕塑如一张张精美的名片;百公里生态屏障在贺兰山下竖起;西湖、宝湖、金波湖、丽景湖、鸣翠湖书写着“水”与“绿”的大文章。
        黑色的巨龙婉转延伸,穿越山谷,穿过乡村,穿过城市;历史与现代对话,速度与静止交流。不沿边、不靠海,挡不住宁夏要发展的意志。姚叶高速公路、石中高速公路、古王高速公路、银古高速公路……小小宁夏,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位居西北前列,百姓赞曰:通边达海成就千秋伟业,筑路架桥浇铸万世丰碑。
        是仙女打落了玉盘撒下粒粒珍珠?是银河暴涨溢下来颗颗星星?路灯、树灯、广告灯、霓虹灯、车灯,还有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华灯初上,银川东风夜放花千树,你听那休闲的靓女俊男说啥?“怪不得人说银川是小上海。”
    大河东去,浪淘尽千古沉淀。落日熔金,更显出万般柔情。鸟儿归巢,牛儿回圈,游子返家,小草再吮吸一口母亲河的乳汁,也要睡去。“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落了明天还是一样地开。”年轻的妈妈把这首惜春的歌,唱成了一支欢畅的摇篮曲……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观沙都
    下一篇:一种文化 一种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