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小山村的梨花节

    时间:2009-04-14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宁夏中卫市的梨花节,每年四月上旬在黄河古道的小山村南、北长滩举办。这里常年与世隔绝,保持着原生态的一片古老神韵,地理环境极似山寨版的“桃花源”。络绎不绝的游人都是冲着那小山村的原始、古朴、静谧与神秘而来。
        古老的黄河水车,以原始文明的呓语,没日没夜咯吱作响地转啊转,转绿了山川皱褶的衣衫,催开了洁白娇人的梨花骨朵。整个山川也为之活跃了,如满怀了希望的少女,与心仪的少年对望于这山与那山之间,牵手于梨园花径。黄河水车、迷人的梨园,你们竟是原始文明留给长滩这个小山村一曲美妙的交响!这曲缓缓响起却憾动人心的生存乐章,汲取欢欣东去黄河之水一脉,以最为甜美的方式,把满腔的热爱与恋情倾诉给了为之怦然心动的山川大地。
         回眸南、北长滩的山山水水,仍要说,是生灵的存在,让这一方原始部落有了灵动的一景。耕牛、农夫,一年四季绣着俊美梨花的姑娘们,与这方奇特的水土相依相偎、相亲相爱,以山歌唱响情感,以勤劳书写人生,浓郁芳香的梨园,正如了辈辈相传的人生自传,以陈实的步伐耕耘水田里滋长的不息向往。
         且看,花公鸡在田间地头正红脸喔鸣,土坯、石块砌成的村落,在落日余晖与古树的交相辉映里,显现着人性与建筑最为古朴的纯美。且听,河水撞击大山的乐章,码头河道上老筏工讲述着七姐妹的传说,所有这些,均以娓娓道来的方式,勾勒出一个小山村生动如画的神奇。
         循声让我们踏入历史。南、北长滩原为西夏后裔在很久以前逃离蒙古铁骑的追杀的避难地,山峰之颠有秦蒙括囤兵筑的长城,它们终让我们感到,这里有着非同一般的历史文化积淀,这积淀以梨花盛开的方式,传承出传奇与迷离。
        于是有了梨花节。追逐至美与文明的人们,不约而同慕名而来。梨花终以其在水一方的绝美,逐年逐日绽放在了人们的心里。
    又是一年一度的梨花节,仍在南、北长滩的犁园里举行。仪式很简单,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来这里赏游。上百棵遒劲的百年梨树,窃窃私语从初春的酣睡中甦醒过来。满园的梨花素洁淡雅,靓艳含香,风姿绰约,似漫天飞洒而下的飘飘白雪,千朵万朵,压枝欲低,仿彿就要颠覆季节,真有“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的气势。清代文学家李渔赞曰:“雪为天上之雪,梨花乃人间之雪;雪之所少者香,而梨花兼擅其美。”
          从几簇偷溜开跑的山野,到覆满一地的落花小径。低头沉思,仰首观瞻,掌中翻转的是历史的迷思,生命的野艳,几许憧憬,一番呢喃,在初露曙光的林间叨叨絮絮,任风来雨降,沉默中渗出的却是激情的熔浆。
         有位英国文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即便是在最痛苦的时候也能找到美好的因素。用最虔敬的心情,仔细观赏这树形高大,生命力旺盛的梨树,它仿彿不施脂粉的村姑,素朴清丽。默默走在赏花小径,落花如雪般飘落,写意了温热的春天季节。花开无言,花落也毋须理由;周期如斯,怀想人的生命不也如此吗?从年幼无知到青壮年的意气风发,到迟暮晚年老态龙钟,梨花也陪着看尽人世的沧桑啊!友人指着一棵体型硕大的梨树说它是雌的,据说梨花对生长环境自有一番调节,养分充足时,出现子房预备孕育;土壤贫瘠则长为雄蕊,提供授粉机制,这属于大自然的奥秘直是让人赞叹不已呢!  
        悠哉的旅人俯身谛听梨树密语时,也会无端惊起几只飞鸟,那仓惶拍翅影像格外叫人惊艳,从中体会原来人鸟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只要别对它有太多摧残,那么无边岁月里偶尔效法古人醉卧花间,吟诵着古人咏梨花的诗句,只觉全身都浸透了梨花的圣洁清香,五脏六腑有说不出的妙境,也是旅行第一快事。
         戴着帽子的大叔用盆子端上了热腾腾的羊羔肉,吆喝着客人聚在一起。盛米饭的大妈头上蒙着个手帕,还用那枯干的手抓着红枣,一个劲的让客人多吃点。每年的梨花节是他们最忙的日子,山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到城里面了,老人们习惯了,苦守着这千百年来祖传的基业。秋天在山里抓点蝎子,冬天把老梨树结的香犁,把老枣树结的大红枣和收获的庄稼变卖成钱,留给儿孙置家业用。“人生似飞鸿雪泥”,不正是梨花落地的写照,也是这小山村憨厚老人们的精神。拾起梨花落瓣,惊愕它一身潋艳素白,一棵开花的树,寻着入泥的仓皇,只以最美的姿态轮番上演。
         小山村的梨花节啊,怎么给我了这么多缤纷的遐想。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