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奇景奇书出奇招

    时间:2008-06-29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写在文淦长篇小说《沙坡头》出版之际
                                   红枸杞作家  严光星

        人们很难想象,文淦在家庭清贫,奔波维生的艰难条件下,创作出了近600万字的13部长篇小说,有人赞扬他是卫宁平原的传奇作家,有人称他为“塞上蒲松龄”。就文淦的坎坷人生和创作成就而言,已构成了当代中国文化人中非常感人和较为典型的“文淦现象”,涉及到中国文化人的信仰、意志、成才、利益分配、具体环境、相应的社会体制等多方面,事关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文化的重大社会问题,笔者只是选择了一个小切入点,两天草成拙文,旨在抛砖引玉,引起人们对“文淦现象”的深层关注和研讨。同时,真诚希望人们观沙坡头奇景,读沙坡头奇书,交沙坡头奇人,度过难忘的沙坡头之旅。

    _________题记

    引子:沙坡头奇景奇书

        经过了四川大地震,人们更珍惜生命和重视生活质量了。看奇景、读奇书、闻奇事、交奇人、创奇业,就成为自然发展的一种社会时尚了。尤其是中国南方和国外那些感情丰富细腻、喜欢云游天下的朋友,很希望在美丽富饶的宁夏平原享受快乐。这真是天作巧合。沙坡头景观雄浑奇绝,沙坡头文化波澜壮阔,沙坡头小说别具一格,值得朋友们来结缘,倘能结识沙坡头奇人——文淦先生,又是一幸。12年前,他自谦为我的学生,实则比我雄猛!就连我的老师——世界著名作家张贤亮,也连连赞叹“文淦真厉害”,亲笔题书,善扬天下。文淦的确文功高强,“杂技”卓越,其想象思维和喷射写作令人惊叹。他继创作540万字单体长篇巨著《旷世奇缘》后,现又推出近50万字的长篇小说《沙坡头》。这对我们认知沙坡头奇景,慧悟沙坡头文化,研究“文淦现象”,又是一石三鸟,锦上添花。

        宁夏中卫市沙坡头,因响誉世界的治沙成果和世界第一条沙漠铁路的畅通无阻而闻名天下,是国家首批5A级旅游区,荣获6大桂冠:“全球环保500佳单位”、“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中国最美的5大沙漠”、“中国全民健身20大著名景观”、“中国10大最好玩的地方”,“中国最值得外国人去的50个地方”。我在张晓磊新著《解读沙坡头》中讲过沙坡头的十八景:沙坡鸣钟、白马拉缰、黄河泛舟、炭山夜照、堑山湮谷、铁龙越沙、沙岭笼翠、沙海日出、沙湾水车、黄河弄筏、入川河口、黄河大桥、沙滩卧龙、沙雕神韵、太极沙湖、长滩梨园、公园吐翠、沙漠冲浪、古城遗窑。讲过十八玩:陡坡滑沙、大漠探险,黄河蹦极、空中飞索、乘筏飘流、沙漠冲浪、夏日沙浴、单身攀崖、太极游泳、善人敲钟、沙雕留影、沙漠排球、遗址捡石、龙舟大赛、沙亭走棋、篝火晚会、特色杂耍。还讲过十八悟:沙海悟“奇”、沙河悟“神”、沙山悟“势”、沙路悟“道”、沙门悟“开”、沙城悟“和”、沙园悟“生”、沙滩悟“智”、沙丘悟“挺”、沙梁悟“骨”、沙桥悟“通”、沙坡悟“滑”、沙湖悟“灵”、沙谷悟“深”、沙泉悟“活”、沙城悟“古”、沙草悟“命”、沙雕悟“新”。尽管绝世奇观沙坡头还处于逐步开发完善中,但它就像一个青春勃发,魅力无穷的少女,未披色彩艳丽的新娘装,已经让人心魂荡漾了。

        自古绝景出奇文,情人眼里出西施。几年前,中卫名家杨兆兴写出长篇报告文学《沙坡头••世界奇迹》,一举拿下全国大奖;中卫一枝笔张晓磊又新著《解读沙坡头》,妙笔生花;中卫新秀实力派作家文淦现又创作出版长篇小说《沙坡头》,出手不凡。杨兆兴侧重写实,张晓磊侧重写史,文淦探索实史兼融而讲故事。这是发生在沙坡头的一个真实的红色革命与绿色治沙相慧融的神奇动人的故事。上个世纪30年代,中卫地下党为掩护从兰州来的西路军东渡黄河奔赴延安,并为营救被捕的王树声将军,与国民党军队、警察、特务、民团、土匪、日本间谍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魂的斗争。其中一支抗日武装力量被困在沙漠,遇到百年难得一见的沙尘暴,大多丧命。幸存者盟誓,一定要在抗日成功后回到家乡治沙。解放后回到沙坡头一带,困难重重,众说纷纭,让铁路穿越沙漠的理想难以实现。从血火中走出来的男女主人公历经千辛,终于发明了麦草方格固沙法,开创了人类治沙工程的伟大奇迹。从此,沙坡头名震天下,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官员、专家、学者的目光,纷纷来到沙坡头。而包兰铁路沙坡头地段的治沙成果,获得了自建国以来“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荣誉桂冠,这是与两弹一星、南京长江大桥和“神州五号”升天可以相提并论的六项大奖之一。书中比较成功地塑造了毛泽东、周恩来、王树声、吕正操、蒋介石、马鸿奎、马鸿宾、男主人公张岩、女主人公马艳丽、神秘人物柳若彤、地下党负责人冯远征、国民政府县长马长德以及他的不同身份背景的几个姨太太,还有国民党警察局局长张昌本、其妻萧梅、民团首领、土匪强盗、日本间谍、国民党特务等众多人物,在同一时空整体性地推动情节发展。跨时近一个世纪,伟人与百姓相处,名胜与民俗嫁接,历史与现实呼应,抒情与哲理慧融,宏观与微观印证,正义与邪恶激荡,时空与场景转换,惊险与稳谧张驰,使作品主题突出,人物鲜明,故事感人,信息丰富,涉猎广泛,情节精彩,细节真实,立意高远,教益效显,是艺术描写沙坡头故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其文学价值、美学价值、艺术价值和社会效益以及创作特色,相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论是喜欢萝卜还是韭菜,自有评判。但是,故事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事实,以及唤醒人类珍惜生命、关爱环境的大爱,乃至人性魅力的非凡,值得肯定。从这个意义上说,称得上沙坡头的传奇力作。

        倘若单独地看《沙坡头》一书,也许还不能感觉到文淦的奇才之处。只有再读到他创作的由12部长篇小说组成的巨著《旷世奇缘》,才能触摸到他心灵深处的大爱。一个奔波忙碌的业余作家,能从清贫的家庭与艰难坎坷的环境中拼搏出来,写出如此浩大的长篇巨著,首开“另类小说”之先河,被家乡人称为“塞上蒲松龄”,就连我这样被号称为“拼命三郎”的专业作家,也感到震惊、惭愧、内疚与自责。从某种意义上讲,“文淦现象”已超越了文学本身,给我们带来了震撼人心的活力与多种启示。有人不解地说:为什么古典名著的作者,大多不是有什么头衔?于是有人问我:“文淦的创作奥妙是什么?”正在赶写“新五侠小说”的我,灵机一动,挥手答道:“三招一式”!

                           第一招  龙吸九珠

        有人告诉我,文淦几个月甚至几十天能写出一部长篇小说,有点像金庸、梁羽生作品中的人物,于一个特殊渊源或场合得到上乘武功,还像《西游记》中孙悟空,多少年来只是砍柴挑水,却因菩提祖师的度功,于短期内得到了七十二变。尽管这样说,但我觉得,一定是萝卜快了不洗泥。后来将他的几本书打开一看,处处透着精彩,章章都有启迪,不由一惊!管还未达到世界顶级文学家曹学芹、罗贯中那样的高深功夫,但他已有了相当厚实的生活阅历与文学功底。尤其是,他的想象力和喷射写作的速度,使人惊叹不已。后与文淦面谈,见证了他的不凡:思路清晰、说理精辟,于浅显中透着禅理。再暗中揣摩、才恍然大悟:文淦有如此大的变化,是“龙吸九珠”的“怪招”帮了他。

        何谓龙吸九珠?得从文淦的读书与感悟说起。文淦虽然在儿时家贫如洗,但酷爱读书。读过中国和世界的许多名著,也读过各类其他领域的书籍,涉猎面极宽极广,天文、地理、哲学、艺术、宗教、科技、民俗、建筑、医学、武术、企管、法律、侦破、服饰、甚至边缘学科、值得探讨研究的周易、数术、星象、堪舆、巫术、面相、手相、气功、养生之道、心理学、美学、佛学、生物学、微生物学等。人的时间、精力有限,我怀疑坐在我面前的是人是神?胡杨惊叹“这是哪国的原子弹”,看来不虚。听他讲悟空、说宋江、论诸葛、评宝玉,头头是道,颇有主见。在他的心灵中,最深的印象是中国人是龙的传人。儿时,听人讲过青龙、白龙、大龙、小龙。龙之所以本领超强,就是吸收了仙珠宝气。传说有一龙王吸收了九天中的九颗神珠,便有了王者的威严与本领。文淦由此顿悟般若,无形中进入了作家“龙吸九珠”的训练与境界上的迅速提升。

        这“龙吸九珠”是:

        吸收曹雪芹《红楼梦》的精华,让众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处在同一时空,整体性、交叉性、纵横性、立体性地推动人物、故事与情节的发展,丰富同一场景、不同性格的人物个性特征。

        吸收罗贯中《三国演义》、施耐庵《水浒传》的精华,在气势磅礴、风云翻卷、错综复杂、扣人心弦的集中性大场面中,展示人物性格与形象,提升作品内在的震撼人心的艺术能量。

        吸收吴承恩《西游记》的精华,写神示人,写人传神,在云雾笼罩的天地间,充分展开浪漫主义的艺术翅膀,不拘一格,随心所欲,在潇洒飞扬的挥笔中进入“龙飞九天”的仙境。

        吸收姚雪垠《李自成》的精华,在表现人物的个性特征时,群山突兀,一日明空,形断神连,血肉饱满,使之人物呼之欲来,栩栩如生。

        吸收雨果《巴黎圣母院》的精华,张扬人性光辉的多彩与美丽,揭露虚伪面的丑恶与诡诈,强化善与恶、美与丑,真与假的对比效果,激化矛盾,进化文明,亮化人生。

        吸收小仲马《茶花女》的精华,塑造不同的美女,强化抒情的笔调。让读者在爱美、理美、完美、敬美、睹美、思美、亲美、拥美、谐美、贪美、失美、亵美的多种美色故事中开目一看,开怀一乐,开心一笑,开悟一品。

        吸收现代谍战片、武打片和美国大片的精华,凸显引人入胜的惊险、刺激、猎奇、罕闻的特点,追求视觉效果。让人们的眼热,心跳,血涌,赶跑疲倦与困乏,激发热血沸腾的景象。

        吸收印度片的精华,把握作品的音乐节奏,使整体作品有一种内在涌动的旋律感,让人们陶醉在美妙的乐声中,调动五官的和谐美感,追求听觉效果。

        吸收戏剧、小品与魔术的精华,充分利用巧妙的夸张艺术、悬念艺术和怪异变形艺术,给平凡的生活抹上丰富幽默的色彩。让传奇的故事产生戏剧性的效果,让匪夷所思的怪丑之事变得合理,既还原艺术的本来面目,又提升艺术真实的浪漫魅力。

                           第二招  牛拉九犁

        在骄阳似火的夏日,年少的文淦就与父辈们一起拉犁犁田。他身穿半袖粗布汗衫,脚蹬露出脚趾头的破鞋,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肉肩上露出了被麻绳勒出的一道道红印。苦难是觉醒的导师,他从中领悟了黄牛拉犁的辛勤与丰富内涵。当生产队长的父亲给他讲过,愈是多犁田的老黄牛越有拉犁的耐力和经验。长大后,在长期的写作实践中,也悟出了“牛拉九犁”的真谛:多拉犁,常拉犁,才能拉好犁。体现在文学写作中,就是认真生活,深入生活、丰富生活才能写好生活。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巧合,他几十年中经历了九大领域的坎坷生活与超常磨砺:

         当农民。从呱呱落地到青年时代,在乡村里呼吸着大自然的新鲜空气,感受卫宁平原美丽如画的风景,在大树下乘凉听父亲海阔天空的讲故事,开始孕育着大作家的梦想,在犁田、下种、浇水、施肥、锄草、收割、打碾的过程中,理解了杜甫的名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当学生。上学读书,考进了警察学校,虽然没戴上研究生、博士生的头衔,但人穷志高,品学兼优,爱书如宝。放假时,从家到县城40公里,骑车而去,蹲在书店里抱着书本偷看。偶尔买回一本心爱之书,在烛光下复读、细读、梦读、悟读,把死巴巴的文字能读成幻化中的仙子、色彩斑斓的蝴蝶。久而久之,老师称他“百事通”,同学称他“聪明脑袋化学头”。由此斗胆试笔,写出几篇作文,竟博得喝彩与鼓励,便在作家梦的幼园中盛开了第一朵文学之花。

         当警察。在立正中体会严肃,在稍息中感受自由,在巡逻中增加敏锐,在破案中强化务实,在失误中积累经验,在成功中分享喜悦,在阅历中积累素材,在斗争中提升艺术。几年的警察生涯,在跌打滚爬中给他的小说创作储存了丰厚的生活成本和翻本的“文学利息”。

         当老师。天性崇拜学者的文淦,在三尺讲台上又绽放光辉。任教语文,授四书五经,传诸子百家,讲四大名著,吟唐诗宋词,改学生作文,备教学文案,无形中形成了“教学生也在教自已”的良性循环。尤其是当班主任,更多地了解了现代学子的百种心态,为他描写教育生活埋下了不可估量的文学伏笔。

         当公务员。给厅处级领导当过秘书,在处理一些日常工作中当小头目。权不大,但思想收获大。钱不多,但明白社会事理多。由此洞悉了官场风云,熟悉了官人作风,与圣贤书中的清官比较,一赞一叹;看多了酒场上的你来我往,一笑一思。这样写官场,信手拈来,得心应手。就连官人间的递烟,饮酒的微妙细节,说话的神态语气,他也已不语中心领神会。因此,从某种意义讲,他的官人并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拈”出来的。

         当律师。站在人治与法治的十字路口,他的经历比一般人要丰富深刻,也比一般人充满传奇色彩。在他的律师生涯中,感受到了遵法的幸福、违法的痛苦、执法的艰难、立法的重要。于是,他在强调“天下一家”的同时,也在大声呼唤以法治国。他捕捉到了许多精彩的故事与细节。此外,锻炼了思辩能力,提升了逻辑思维和法律理念,从而使他的小说更有广阔的包容量。

         当老板。从宁夏到广东,从国内到国外,他都在风光中体验了CEO的经历。他从白手起家,到顽强创业,在资本运作、市场营销、管理艺术、成本核算、策划宣传、谈判外交、体制创新、以及企业文化等诸多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一时辉煌。但没想到,又演过一幕“诸葛亮大意失荆州”的悲剧,用文人气代替了经商规则,被狡猾的商场老手欺骗过。但是他,很幸运,一时失失去了钱,却一生获得了才。用他的话说:磨难是锻造人格的最高学府,才华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当企师。先后在酒业、饲料业、奶业、电子业的企业当老总。听起来是“老总”,实际上是当企师。虽失去了昔日老板“一言九鼎”的最高权力,但也悟懂了“诸葛一生唯谨慎”的处人原则,和“智谋就是金饭碗”的现代天机。一方面为“主公”效犬马之劳,另一方面也在施展和积累自己的才干。进入创作后,能把现实中的“企师”写绝,能把“主人公”写活,能把读者的身上写出冷写出热,能把读者的眼泪写得流淌,能把男女爱情写的惟妙惟肖,也能把现代企业的众生相写生动。有时创作几个鬼脸奸商,也能像金庸先生一样写出不同风格的“东邪西毒”,还能像琼瑶一样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

         当导游。他现任中卫市沙坡头旅游区总经理助理,并非专职导游。但他别出心裁,深谋远虑,先把自己当导游。不仅为重要宾客亲朋当现场导游,还不断挖掘沙坡头旅游文化,为丰富沙坡头新景观当好文化导游。还能把司空见惯的景物,讲的让人耳目一新,使人感到平时熟视无睹,原来新奇全在慧悟,激动源于心动。如果有缘,听他谈旅游、说策划,如数家珍,颇有远见。他能在几个月中写出《沙坡头》长篇力作,已饱含了他当文化导游的情愫与阅历。

                          第三招    鹰飞九天

         天高气爽的中秋,文淦喜欢站在河边寻找鹰的影子。在他的眼中,鹰是自由与英雄的动物象征。你看它,倨傲地展开了乌黑发亮的翅膀,自由地飞翔在浩空中,时高时低,盘旋冲滑,发出清脆响亮的口哨,寻找伴侣归来。骤然间,沙暴四起,乌云遮日,一片昏暗,似天崩地裂!雄鹰无惧无畏一切,那呼唤的口哨变成了战胜黑暗的集结号,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毅然飞翔,激情俯冲,像要冲上九天撕破乌云,护日引月,重放光明,拼尽全力而谱写了另一类英雄史诗:“沙暴狂起云压顶,天地昏暗日隐空,鹰飞九天浩然气,英雄自有万里明。”

         这“鹰飞九天”的内在精神与体现的气韵,给文淦的小说创作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无形的文化内涵。促使他在小说创作中,就像他领悟宗教内涵和现实生活一样,认定万法归宗,烦恼即菩提。由此,他终于悟出了不传之秘的“九字决”:高、广、大、深、猛、旋、变、怪、奇。

         高:起点高、立意高、境界高。通读他所有的小说,都想体现一种大爱:天下一家。在《沙坡头》一书中,竭力拓展大爱的新空间:大人物有大爱,小人物有善爱,反面人物也有偶尔闪光的真实性爱。

         广:视野广、涉猎广、开拓广。从区区沙坡头到身外大世界,从滋养万物的大地到充满想象的宇宙,从各学科到小吃酸辣汤、硒砂瓜,五宝特产,从公、检、法、司、教育、卫生、乡村、企业、商业、服务业、交通业,到武打、言情、说志、险悟、趣闻、民间段子,从56个民族的服饰、婚姻,到一个普通家庭的细波微澜,虚实相宜,大小相融,高低错落,雅俗共赏。书中塑造人物近千,36美女出艳,72异男涉险,大小故事成串,谓之 “现代清明上河图”,又言“一个世纪奇画卷”。

         大:大气魂、大时空、大手笔。《旷世奇缘》有12部书组成:(《世情烟云》、《瀚海猎凶》、《傲骨柔情》、《奇恋罕闻》、《义胆雄风》、《骇世惊魂》、《孽缘情海》、《波诡岁月》、《地火水风》、《爱恨情仇》、《天罗地网》、《月色阑珊》)。每一部书既独立成章,又一脉相承。从故事的连贯性上看,一部书长达540万字,情节不重复,意旨不雷同,人物性格随场景而变化,充分体现了一个作家驾御长篇小说的深厚功力。因此,此书从整体性来讲,成为当代单部小说之最。再浏览一下《沙坡头》中的所有章节,“三大”由此更是可见一斑。

         深:思想深刻、人物深遂、故事深化。正如靳万农先生之评述:“该书与当今倡导的以德治国、素质教育、构建和谐社会的提法居然心脉相通,并大量引用了古今中外优秀的经典文化为养料,波澜壮阔,令人称奇。阐释道德,以人性中最珍贵、最优秀、最善良的真诚大爱为主线,反映了21世纪是多元化并存和发展的时期。”此外,书中的人物与故事有多元化的深层次思考。正像《三国演义》、《红楼梦》等文学名著,不同身份、不同阅历的人,会体会和领悟的题旨不同。因为简单中透着复杂,平凡中孕育着神奇。没有丰富的阅历,很难有深刻的“暗示”。

         猛:西部小说就是雄猛强化心灵的冲击波。这是文淦感悟“鹰飞九天”的一大重要艺术特色。当今世界,有三个文学话题值得研究:走出疲软、走出私欲、走出困惑。文淦对此心领神会。他笔下许多人物,都有阳刚之气,而且一些主人公很有“苍鹰冲天”的神韵。如《沙坡头》中塑造的几位将军,就有超常的个性与“冲劲”。而《旷世奇缘》中的主人公岳景峰,更是以“超人”的形象活在了世人心中。

         旋:让人物有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旋转感。旋与曲有大同小异之妙。他在塑造人物和编织故事中,常借“鹰旋获猎”的景象,精心设计人物的神态,静态和变态,布局故事承启转合,引领读者曲幽通径。对于领悟其题旨的人,都会在会心一笑的同时,既拍案叫绝,又慧得真法、妙法,从而充满法喜,获得智慧。更多的,是在感受其艺术价值、美学价值的同时,领悟到许多指导现实人生的真谛。

         变:变形人物、变形故事,变形结构,但却不变形大主题。澄通先生评述过一个精彩的细节。他讲文淦“在处理主人公三次失忆的情节上,即使人会心一笑,又使人拍案叫绝。每次失忆的情节不同,所要暗示的题旨也不同。从许多变形的处理上,可以看出作者对生活和艺术的深刻理解”。澄通先生这里讲的“深刻理解”还包括:文淦真正悟懂了变与不变的辩证法。三变而有一不变,是他最高明的“变术”。正像《西游记》中塑造的孙悟空、猪悟能、沙悟净,尽管有神通变化,但自身还是自身。妖精变来变去,只是外形变化多端,但本性不变。

         怪:怪中有怪、怪而不怪、怪中透爱。数年前,对飞碟众说纷纭,有人想象到了“有人和火星女人睡觉”。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谎言,但也可能是人类文明腾飞的起点。文淦深悟其中的辨证思维,在创作中常写一些怪人、怪事。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飞碟劫持地球人的情节,拉出了宇宙风暴、时空隧道、黑洞现象、宇宙电子图、物场接收机以及反物质云团等神秘怪异的镜头,引人入胜,思味再三。说怪,现象颇怪;说不怪,是对现实生活的神化。但万怪不离一爱,慧引人们大善大慧,福寿无疆。

         奇:地域神奇、故事传奇、人物新奇。须知:最聪明的大厨,先知道选最好的原料。最理智的作家,更明白“马快三步先称王”的精华。文淦选沙坡头为背景,就是慧悟此道而占了先机。而且,他塑造的人物多有传奇色彩,这就提升了作品的冲势与高度。关于这一点,已有很多人从不同角度评价过了,无论是长篇巨著《旷世奇缘》,还是长篇小说《沙坡头》,相信读者诸君均可看到,在此我不赘述。

         心经 沙坡鸣钟

         近几年,我翻阅了不少书籍,从中国历代状元中领悟出了“状元十八心经”,其中一经是“沙坡鸣钟”。应该说,这与文淦的思维特点完全吻合。

         在沙坡头的百米陡坡上,游客乘滑板飞下,不但速度是人们下坡走动的数倍,而且还发出美妙的声音,人们美其名曰:沙坡鸣钟。对此,有凄美的传说,也有科学的解释。其奥妙之一,就是气流独特、沙坡摩擦之故。也就是说,坡越陡、沙越活、压力越大,就会产生一种超常速度与鸣响。这就是“坎坷孕智慧,苦难即财富”的神韵。从小在沙坡头长大的文淦,早就明白这个深入浅出、丰富深刻的哲理,使他的创作爆发出另一类“沙坡鸣钟”的奇效。

         他这半生,已经历了许多坎坷与苦难:自小挨饿、家庭失落、母亲西去、贤妻患病、读书受挫、险出车祸、警务出事、讲课落冤、清官难做、律师转折、鞋厂倒闭、酒厂风波、广东受骗、京城弃货、写书熬夜、出书曲折……再从他的祖辈查起,祖先都是清末名人,到了父辈便家道中落,由书香门第沦为农民,到他出生的上个世纪60年代,他在娘胎里就成了承受饥饿的穷百姓了。为了躲过饥荒,父亲总是从山上带来灯絮,棉棚、草籽这些难以下咽的粗物维系生命。母亲当姑娘时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名叫李雪梅,颇有几分“小姐身子丫环命”的风韵。但她喜欢嫁给落难并且忠厚老实的父亲,又是一部“雪梅后传”。这一系列的遭遇,像一个荒凉的大沙坡,不但高陡,而且时有沙暴骤起。但志大骨硬的文淦,便乘着自已痴心相爱的“文学滑板”,一声惊呼、飞翔而下,便出现了“沙坡鸣钟又鸣钟,苍天造化磨难人,跨越坎坷成金道,一部奇书惊鬼神”的人生境界了。

         更值一提的是,文淦并没陶醉眼前的成功。他明白:滑一次沙坡,多一次情趣。多滑,常滑,变法儿滑,才能滑出丰富多彩,妙趣横生的“沙坡鸣钟”来。因此,他虚心向张贤亮这等文学巨匠学习,向身边的师友虚心请教,并与56个民族的人交朋友,不断变换工作环境与思维方式,然后进入创作。他写罢一部又一部,不仅写小说、散文、诗歌,还写电视剧、情景剧、戏剧小品。越搞越有摩擦力,使之矛盾升级,苦恼迭堆,闲话杂话,灌入脑际。他全然不管,把一切的坎坷、苦难,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嘲讽化为一碗心灵的鸡汤,喝下去添胆增识,抬起头仰望蓝天,与书中主人公把酒舒怀、谈笑宇宙、扫瞄天下、清风仙骨,愿化一缕青烟随风去。

         尾声 真诚寄语

         目前,做为卫宁平原最有活力、最具潜力的文淦,已取得了文学上的很大成功,博得了社会各界的认可和推崇。尤其是近两年,给他写信的络绎不绝,发短信的也不少。更有甚者,有的读者在看到《旷世奇缘》的妙处后,竟然带着书不远千里来交朋友。有一些读者,最奢侈的愿望就是希望与他合影。他不愿负其美意,只要有空都予满足。不少对他有着嘴头子、笔头子、本事子的“三子”评价,确实如此。

         从文学自身来说,文淦虽然写了大部头的东西,耗费了他毕生的心血。从社会对他的评价看,他的虚怀若谷、平易近人是出了名的。加之他是一个佛教徒,由于对各种宗教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和科学的评价,所以心地善良,助人为乐成了他的品德。不少人看了他的《旷世奇缘》的某几部,已经感受到了文淦的魅力。其实,作品如人品。如果不是他的修为达到很高的境界,怎么能倡导“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以及“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呢?

         尽管文淦做人、做事都倍受身边亲友的推崇,尽管他的作品越来越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尽管有人已开始研究“文淦现象”,但我认为他的成功还不是最后的成功。因为,正像他本人所说:真正的成功,不是名声、财富,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是那些在历史的天空留下光辉痕迹,并为解脱人类苦难而献身的人,如释祖、老子、观音、穆罕默德、耶酥,还有那些为了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为了人类共同生存的家园而奋斗的人。当然,书中还有一些不足之处,请读者朋友大善相辅,大雅指正。做为老乡同门,我祝贺他的成功,敬佩他的胆识,更要学习他的精神。最后寄语互勉:

         只有在意念中,真正把宇宙握在手心的作家,才有可能成为名传千秋的大作家。

         庸人之所以庸,就是把大事做成了小事;奇人之所以奇,就是把小事做成了大事。

         尽管小说创作有“二十四美”之说,但不忘家乡有句俗语:“酸汤面好吃解酒。”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乐游沙坡头 豪情壮神州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