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雪中沙坡头

    时间:2008-05-07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      高秀英

     

     

      当“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腊象”不仅仅是读来荡气回肠的诗句,而物化在你眼前时,置身于沙坡头,那份涤荡心灵、沐浴肺腑的快感和惬意,似爱、如情,是不灭的欲望,谁都想,谁能忘?

      我努力用回忆锁定那沙、那河、那山、那雪、那唯我的感觉……

      27日,大地呈现一派久违于世人的北国风光。犹如千年的期盼,也或许因为有刻骨铭心的热爱与眷恋,银装素裹的金沙、老树、苍山,与顿失波涛的黄河碧水相映衬,雪中沙坡头显得细腻、妩媚而富有张力。

      驱车赶到的那一刹那,眼前的沙坡头简直是一位慵懒在蚕丝被中的睡美人。生怕一不小心踩破了她洁白的衣裙,以至于我最后一个才下车。只用眼睛看是来不及的,才十点钟光景,太阳似乎比往日更光芒万丈,直袭大地绒装。我急切地用手、用口、用肺、用心定格她的风姿,分享她的神韵,挽留她的一切……

      雪绒花是爱的天使吧?原本阳刚粗犷的大漠、黄河、青山融为一体,豁达、深邃而辽阔,仿佛天地间唯有小小的我。沙坡头彻头彻尾地展现着被雪染的风采!

      置身于百米沙山“沙坡鸣钟”上,只见白雪瀑布般泄向坡底,又晕染着园林,苍劲的枣树枝干傲然挺身,勾勒出一幅精致的水墨画。

      徜徉在错落起伏的沙丘之间,回望阴坡白雪晶莹如玉,寒气袭人;凝视阳坡沙纹雪迹斑驳有致,金光耀眼;遥望鱼脊状坡顶,黄白分明,阴阳共生。

      沙海雪雾更是大自然的奇观。顺着沙丘向阳坡侧身望去,腾然雾气自下而上欢快地舞动着,逐渐淡去,附着在沙上,随手摸摸,被雪水浸润的金沙暖烘烘、软绵绵的。你捏一个雪球,我捏一个沙球,一个个,一排排,又呼啦啦恍如精灵,在我们的手中跳跃着、飞腾着。脸上、身上是雪是沙?是尘封的童趣童真?当我俯身掬雪捧沙的瞬间,大地的气息、太阳的光辉、生命的真谛我真真切切地感悟了。正如唐诗佐证:“沙上看日出,沙上看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为何物?”

      站在大漠观海亭上,放眼腾格里,瀚海漠野,白浪逐金沙,雪峰沙谷,绵延天际。蓝天、迷雾、金沙、白雪,是水彩画?是交响曲?唯有此时此刻,沙漠的色彩美、柔性美、曲线美、苍茫美才更有让人联想的空间!

      不是么?大漠、黄河、古道热肠,金沙、白雪、丝路柔情……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真爱最难得是今生守候!

      沙坡头归来,一遍遍翻看雪景照片,一遍遍回味那沙、那河、那山、那雪,那圣洁的心灵之旅。我不禁自问:是谁呼唤我遥远的歌?是谁激励另一个我?是谁等待我异地烟火?是谁牵引我未知的心结?哦,雪中沙坡头,我心中的海市蜃楼!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