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解读碑文

    时间:2008-05-07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      雍家骏

     

      

        沙坡头碑记作者郑逸梅,江苏苏州市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先生青少年时代正值清末,朝政腐败,被外强欺凌,有志之士,义愤填膺。他们怀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雄心壮志,组织并参与了中国第一个民主革命文化团体——南社,先生为社友。他们用手中的笔作武器口诛笔伐,反帝、反封建、反独裁,为民主革命而尽力。新中国成立前后,由于大师精通古汉语典故,常为各大报纸撰写小块文章以补白,故有“掌故专家” “补白大王”之誉称。大师平生著作颇丰,著有《逸梅文稿》等70余种,一千多万字,他终生笔耕不辍,直到98岁高龄时寿终正寝。

        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卫县为宁夏第一个对外开放县。次年,沙坡头建成旅游区,为了扩大宣传中卫的名胜,中共中卫县委决定编辑出版《中卫画册》、《沙坡头》、《高庙》画页等,为了提高沙坡头的知名度,欲览文学名家撰写碑文,以立碑留念,时任县委统战部部长的孟长庆得知县政协委员谭学荣之父谭少云老先生与郑逸梅大师是世交,遂专程前往恭转请郑大师(时年92岁)根据提供的资料,撰写了《沙坡头碑记》,又请张大千先生的弟子、大风堂的门人萧允中先生(时年80岁)书丹。然好事多磨,历时廿春秋,长庆同志虽经多方努力,终因种种缘故此碑未能及时竖起。五四级同学以石碑作为他们毕业50周年联谊庆典之献礼,在中卫市政府支持下,才于今秋(2004年——编者注)正式落成,此事功德无量!

        碑文共六句,就个人理解介绍如下:

        首句是引子:“山在天地之间,蕴灵孕秀,出于造化之工,有不可思议者”。是说山立于天之下、地之上,不论是石山、土山,还是沙山都会蕴藏着物产、宝藏、美景,孕育着生灵万物,这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造化,是难以想象的。

        次句往主题上过渡:“然山以石为骨,非石无以成岩嶂之嵯峨,然沙坡头之为胜,却代石以沙,光华璀璨,望之浑然之镠金之积累。”嵯峨,高峻;璀璨,光泽鲜明;镠金,纯美的黄金。此句说,以石为主的山险峻挺拔、奇特,而沙坡头虽然无石,因为它是一座沙山,这座山远远望去就好像是用光彩耀眼的纯金囫囵堆了起来。

        第三句点出了沙坡鸣钟正题:“其山也,上跻罕级次,及倾侧而下,则仿佛霓裳曳带飘忽而降凡壤,使人作飘渺玄虚之想,且耳之所接,恍闻周景无射之噌吰,乃有沙坡鸣钟之称,此奇境也。”跻,向上攀登;曳,拖着;噌吰,钟声;周景无射,射,此处读移,无射,钟名,此钟是周景王为一个庆典铸造的大钟,钟声浑厚洪亮。这句话是说这座金沙山向上攀登因没有台阶,沙粒滑动,上一步退半步,只有费时费力才能艰难地登上坡顶最高处。可是沿着陡坡往下滑则好像霓裳仙子拖着裙带从天上降落人间。你若身临其境就会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并且耳朵里恍恍惚惚听到闷雷似的钟声轰鸣,屁股好像在鼓面上跳动,似钟是鼓,像鼓是钟,嗡声绵长不绝于耳。因此,这座沙山头和它的滑沙声就叫沙坡鸣钟,真是奇景啊!

         第四句、五句:描写沙坡头附近的其他胜景,“晴日登眺,则古塞历历,套水滔滔,长车穿越漠埜沙碛而过,有比之虬龙之嘘气而蜿蜒。”漠埜沙碛,荒凉沙漠;眺,登高远望;虬龙,传说中有角的小龙。说的是沙坡头由于坡下黄河水流过,平时两岸被水雾笼罩,看不清周围的情况。晴日登上坡顶远望,才可看见古代的边防建筑遗迹,黄河水从脚下滔滔流过。1958年包兰铁路通车后,蒸汽火车从东向西上坡行驶,速度慢,且需加汽加力,过了坡顶就是大湾小湾。在此段行程长长的火车就像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小龙喘着粗气蜿蜒向上爬行,直到通过腾格里大沙漠。

        “他若沙海日出,炭山夜照及白马拖缰诸名迹,洵有不暇应给之概”。洵,确实,实在。这里是说在泰山顶上看日出或在海边看日出和在这里的沙海看日出,其情趣是各不相同的。还有沙坡头对岸炭山上众多燃烧的炼焦窑,在夜晚看起来,星罗棋布的蓝色火苗忽暗忽明,犹如夜间明灯闪闪,把幽静的炭山照耀得非常好看。至于传说中的白马跑动拖着缰绳的引水渠则别有风味,名胜多多,目不暇接,意思是说你若来沙坡头旅游绝对不虚此行。

    末句是结束语:“曩昔视为西陲畏途者,今则时异世变,中外宾客,纷之沓来,不啻韬光之明珠,匿采之良璞,一旦豁露,其震填炫煌,能不起懿欤其盛之叹哉。”曩,以往;韬,遮住;匿,隐藏;璞,美玉;炫煌,光彩夺目;懿,美好的;不啻,不就是。这是讲沙坡头之今昔。意思是这里是西部边疆,原认为非常难走的地段,如今在中卫人民齐心合力的开发下,征服了沙漠,修建了铁路,开发出了旅游景点,于是中外宾客源源不断地来参观治沙成果,游览美好胜景。沙坡头的今昔变化就像是原来被遮住光彩的明珠,没有开采出来的美玉,现在开发成功了,原来被隐匿的光辉释放出来了,对此美景胜地能不发出美好的感叹吗?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随笔
    下一篇:解读中卫黄河奇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