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黄沙啧里有春天

    时间:2008-05-07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      贾西平

     

      

        我们驱车来到了中科院兰州沙漠研究所沙坡头实验站采访,这个实验站位于宁夏中卫县境内、腾格里沙漠东南端,年气温从-25℃变化到74℃,而降水量仅为186.2毫米,最大风力达11级。“胡风怒卷黄如雾,究荒绝漠鸟不飞”,就是昔日这里的真实写照。据统计,近200年来,腾格里沙漠借助风势在这一带向前推进了29公里,致使大片农田、草场被毁。

        50年代中期,为了防沙治沙,保护从这里通过的包(头)——兰(州)铁路,我国著名沙漠专家刘慎鄂教授率领治沙队,骑着毛驴来到了这个风沙肆虐的地方,建起了治沙实验站,拉开了治沙护路的序幕。

        这些新中国第一代的沙漠专家,住在单薄的帐篷里,喝着从黄河里背上来的泥水,同铁路固沙林场的同志们一道,摸索降服沙漠的方法。在长达30年中,他们共试验了6种固沙方法。通过同草方格固沙和用栅栏阻沙等措施,使有机物和水分在流沙表面得以保养,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层薄土。秋天,种子落到这些土上;春天,一场雨后绿芽在这里萌发。于是生命开始在沙漠中繁衍。植物的生长,又增加了有机物的积累。尽管这种积累是缓慢的、长期的,但却给人们带来了切切实实的希望。

        “一年只能积几毫米的土。”副研究员石庆辉指着土壤标本介绍说,生长7年的土层厚仅为3厘米左右,生长近30年的土层厚度宽约为15厘米。

        他们在这样的土壤中,种植了耐旱植物花棒、油蒿、沙拐枣、柠条等,有的地区栽种了杨树和槐树。年复一年地扎草方格,年复一年地植树种草。慢慢地,一小片一小片的绿色连成一大片;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色构成了腾格里沙漠中包兰铁路两侧长达40余公里、宽百余米的防护林带。

        随着种植种类的增多,动物也越来越多。据调查,在沙坡头现有五趾跳鼠、草原黄鼠、草原兔、沙狐、香鼬、沙蜥、风头百灵、斑鸠、朱雀、白喉莺等120多种动物。微生物、植物、动物,构成了一个食物链,共同维持了沙坡头地区生态的平衡,从而有力地控制了风沙。

        近年来,中科院兰州沙漠研究所在治沙中,已逐渐由单纯防治沙害变为对沙漠的综合开发利用研究,即通过人为活动,使沙漠既可生产出果、粮、木材等,同时又达到防沙治沙的目的。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