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沙坡头之歌

    时间:2008-04-20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联

    (一)
    这个五月八日
    我的身心向西
    来到香山脚下
    朝向黄河  千里之外
    仰望沙坡头之地
    几声布谷声传来
    在翠绿的树冠下走动
    经过几株苍老的树干
    进入它们的幽静和宁静里
    在石径上  在小亭旁
    在沙坡山庄居住
    在岸的码头
    我聆听着静谧之音
    和乡野村庄的气息
    以及擦肩而过的
    面似芙蓉眉似柳叶的尤人
    隔壁处
    就是中卫风味的小吃巷
    (二)
    日落时
    沿着岸级走动
    独自一人
    看树  看亭  看沙的岸
    都在依着黄河的湍流不息里
    蛙声传来
    在无影处声声
    布谷和谐着在翠绿树冠的
    暗影处
    看泪泉  看汽艇  看羊皮之舟
    看架板  看游轮  看小飞蛾旋空
    你走动着
    一切的景停歇着静静
    这样的山庄水岸沙声
    沟坪  幽径  水泉  乐园
    暮色来临着
    涂染着一岸的悠长
    画廊
    (三)
    瞭望黄河面
    苍苍莽莽  浑浑黄黄
    闪着浪的璘甲的光
    白马飞跃河心
    在落日处的浪涛里
    滑索的铁甲板
    两条钢索越过了河面
    传来时光曾欢乐的消声
    和一个少女的天仙风姿
    静静的你聆听
    来自悠远
    高大而巍峨的蹦极架台
    在这样的余辉水波中沉静
    一枚黄色的蝴蝶
    正沿着岸级翩跹
    (四)
    我在乾之岸里
    数着水的波光
    所有停靠着的物
    所有停靠着的场景
    这里的主人已离开了现场
    我走动着沿着长长的岸
    看那日落处
    沙坡之岸外的余辉淡淡
    在这样的暗影里
    一列行驶着的末火车
    正轰隆隆的头顶之上
    向西而去
    在影中消沉
    我想着这样的呈现
    宁静和谐和幽美
    谁记得那水鸟旋空的鸟瞰
    (五)
    我在坤里
    暮色又暗了一层
    所有的影子又凝重了一层
    无数层的波纹
    我们的小浪花过来
    正托着一枚漂流了很久的
    可爱的枝叉仰着首
    似小鱼儿般的呼吸
    神秘地带着落日的消息
    向东而去
    又过来一漂物
    在暗波里似龙的首
    河面宽广着
    香山幽暗着
    对岸渔火点亮
    星在空里
    想着这个初夏日
    小波浪又涌了过来
    伴着它的神物
    静在响
    (六)
    我在垂岸双脚
    看波光璘璘
    我在想
    这无数条的涌流
    正来自西方
    一条一条的
    分布着蜿蜒着伸张着
    从你的脚下铮铮
    你看它们的小手脚
    拍动了起来
    在这一个点上
    它们围着岸
    围着你
    不停地欢笑着雀跃着
    歌唱着
    诉说着一个舞台
    蛙声又一次从对岸传来
    布谷声停歇了
    一切的影子搭着手臂
    默默的  默默的
    如船夫  如水手  如艄公停歇
    走向岸的尾
    沙坡山庄
    一个优雅的村子
    让夜来在村外居住
    你看这样的村灯亮了
    无人暄哗
    (七)
    每个一天
    在这样的结束着
    庄主人不来打扰你
    静静的夜里刮起了风
    拍着典雅的窗棂
    你寂默了就打开房门08101
    几盏檐灯亮着
    淡淡昏黄里
    院中树影婆娑摇曳
    没有人的走动
    夜的黑在天空下呈现着
    你会又一次感到夜的呼吸
    沙庄门楼外
    静着一盏灯
    静着一坡的沙面
    静着整园的景和一条黄河
    它们就在夜的黑里温暖
    你内心也温暖着
    来自大地的呈现
    你又进来关了房门
    在窗棂外有人吃夜宵
    划着小拳喝着小酒
    偶尔的一声小唱
    臊子面来了
    过后很久没了夜的声响
    所有的满意和幸福
    浸透在夜的小涛声里
    好一个中卫的擀面皮
    (八)
    暮色来临时
    我出了沙庄
    进到桂园里沿着幽径
    沿着河岸
    撞动着一片暮色的婆娑
    没有人知道
    一个异乡人的走动
    正打开着夜
    打开着泪泉
    打开着钟鸣
    打开着桂城之门
    他静静地坐在园里
    偶尔的夜鸟儿的低鸣
    在树影里幽怨着声响
    一声白马嘶鸣
    扶叶公主穿河而去
    泪泉涌动着喧响着
    城门开了  城门开了
    千年的王子走了出来
    千年的公主等待着幽怨
    走动着
    走过暮园  走上水岸
    走上沙源
    在情人石旁依恋
    偶尔的
    一层又一层的夜
    包裹了过来
    浓重着沙海蜃楼
    桂城里的街灯亮了
    所有的城民走动着
    在他们的街声里安宁
    (九)
    天亮了
    偶尔的园主人的声响
    布谷声一层叠一层的幽怨
    穿过窗棂
    摇着你的一夜的梦乡
    你会渐渐从窗棂听涛的
    声中起来
    新的一天开始
    静静的晨日
    你走上岸
    沿着岸堤走动
    所有的船夫、艄公默默的
    背着身影
    清洗着一夜落尘的舱面
    还有那清扫着岸阶上沙粒的
    默默的  默默的沙坡女人
    还有那泪泉里浸泡着的
    羊皮筏子  在晨光中摆动着
    这一幕幕的圣洁古老
    他们各自默默地做着晨事
    我感动着
    他们会在每一个早晨的虔诚
    (十)
    我们的村妇走了过来
    牵着驼队
    静静的默默的走了过去
    你会在驼的背影里
    看到古老悠远宁静和谐宜人
    驼粪压扁在沙庄门口
    你又一次看到了神秘的标记
    他们走向驼场
    他们走进腾格里沙漠
    艳阳高照着
    飞过了高大的悬索桥
    河空里的飞鸟
    闪着翅膀
    河对岸走过来
    一个穿布鞋的人
    和他的乡佬述说着农事
    插秧了所有的水乡的绿
    一切都在围护着
    一个美好的早晨
    一个美好的一天
    沙坡头
    (十一)
    我好似在梦里
    上了索道椅
    上了沙岸
    踏上木栈道
    在古老的城门口停立
    我们的老诗人王维
    正挥毫大抒
    在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里
    挥尽了千年的沧桑
    挥尽了千年的幽美
    踏上了木栈道
    在沙海里
    在麦草方格中
    在清爽的风里
    我的眼里
    又一次看见了沙浪的优美
    和金黄色沙粒的流动
    每一个沙头柔浪尽处的纷扬
    在你的眼里
    那是故乡的影子
    一个古老的家园
    不断地向你展现着
    现实和梦幻
    大漠人家
    大漠饭庄
    大漠宾馆
    沿着艺术通道至生态博物馆
    脚踩沙粒心为道
    在乾坤图上
    沙海如天
    你才顶天立地  立地顶天
    你看脚前
    一只黑色的小甲虫在蠕动
    草丛里的沙婆
    那古老的黄河水车
    也一定会在你的梦境中摇响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速写
    下一篇:感悟高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