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典故 >

    沙漠边塞诗

    时间:2011-01-12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宁夏沙坡头素有“关中屏障,河陇咽喉”之称。这里汇集了江南的妩媚与大漠的雄浑,在大量边塞诗中体现出来的艺术风格也很不一样,有的豪迈旷达,如“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的雄奇壮美,有的豪壮悲慨,如杜甫的“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有的委婉清丽,如李白的“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在唐代,有一批诗人十分擅长描写边塞征战生活,形成了所谓的“边塞诗派”,后人称这些诗人为“边塞诗人”。后来,反映边塞征战生活逐渐蔚然大观。的诗作公元736年,唐朝著名诗人王维在唐开元二十五年奉旨宣慰在河西打了胜仗的将士,途径宁夏中卫沙坡头,面对大漠黄河壮美的景色,写下了《使至塞上》这首著名的诗篇。王维是唐朝多才多艺的杰出诗人,善画,通音律。艺术造诣很深,作品如诗如画、美妙绝伦,官至尚书右亟,是个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从他的诗作“使至塞上”看“单车欲间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居延,地名,在今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东南,为古代河西地区(今甘肃河西走廊一带)与漠北来往要道。萧关,在今固原县东南。此作说的是唐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春,王维奉旨宣慰打了胜仗的将士,由西安、平凉、固原经海原至中卫香山寺口子古道,过中卫莫楼古渡过黄河,取道大漠至营盘向河西凉川进发。诗中先写进军的路线,交待了当时的节令。还表明虽然自己的轻车简从,远离内地,好象飘荡的飞蓬,但自己不是想着中原,而是像春季北去的大雁一样热切地盼望快点到达前线。诗人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赞扬了沙漠和黄河的壮丽景色。也为民族、为宁夏、为边塞留下了千古名句,这首诗没有在雕琢语言上下功夫,它只是用朴素自然的语言,描绘出大自然的本色美,意境雄浑,让人身临其境。诗人选取了沙漠中的典型景物进行描写。“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画面开阔,气象雄伟,是历来被人们称颂的名句。边疆沙漠,浩瀚无边,所以用了“大漠”的“大”字。边塞荒凉,没有什么奇观异景,那一股浓烟就显得格外醒目,因此用了“孤烟”。一个“孤”字,写出了景物的单调。紧接着一个“直”字,却又表现了它的劲拔、坚毅之美。沙漠上没有山峦林木,那横贯其间的黄河,就非用一个“长”字才能表达诗人的感觉。落日,本来容易给人感伤的印象,这里用了一个“圆”字,却给人亲切喜悦的感觉。简单几笔,把景物写得情真意切,很有个性,真所谓“状难描之景如在目前”(宋梅尧臣语)。曹雪芹曾在《红楼梦》里借香菱之口赞扬过这首诗的精淇技巧。《红楼梦》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这就是“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是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宁夏中卫学者苏忠深,范学灵分别撰文谈到,王维此诗中提到的燕然州,就是唐开元元年寄治在回乐县的羁縻州,这个州的位置应在今宁夏古中卫县。唐代由萧关经腾格里沙漠进入河西走廊是一条比较安全的近道。诗中的‘都护在燕然’,燕然就是燕然羁縻州,它的位置在进入腾格里沙漠之前,在黄河北岸的回乐县境内。而唐初的回乐县则在今宁夏盐池县惠安堡。”由此推知,同时可看到“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两种景色的地方,可能就在宁夏的中卫一带。而且如今在这一带仍可找到诗中的意境。几年前,曾有高明的摄影师拍下了那令人神往的景象

    回乐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这是一首抒写沙漠戍边将士思乡愁情的名作。诗歌笔法简洁轻灵,意韵深隽,诗歌的前两句描写了一幅边塞月夜的独特景色。举目远眺,蜿蜒数十里的丘陵上耸立着座座高大的烽火台,烽火台下是一片无垠的沙漠,在月光的映照下如同积雪的荒原。近看,高城之外月光皎洁,如同深秋的寒霜。沙漠并非雪原,诗人偏说它“似雪”,月光并非秋霜,诗人偏说它“如霜”。诗人如此运笔,是为了借这寒气袭人的景物来渲染心境的愁惨凄凉。正是这似雪的沙漠和如霜的月光使受降城之夜显得格外空寂惨淡。也使诗人格外强烈地感受到置身边塞绝域的孤独,而生发出思乡情愫。在万籁俱寂中,夜风送来呜呜咽咽的芦笛声。这笛声使诗人想到:是哪座烽火台上的戍卒在借芦笛声倾诉那无尽的边愁那幽怨的笛声又触动了多少征人的思乡愁怀?在这漫长的边塞之夜,他们一个个披衣而起,忧郁的目光掠过似雪的沙漠,如霜的月地,久久凝视着远方……。“不知何处”,写出了诗人月夜闻笛时的迷惘心情,映衬出夜景的空寥寂寞。“一夜”和“尽望”又道出征人望乡之情的深重和急切。这首诗写得有色有声有情。烽火台、沙漠、高城、月色,构成了征人思乡的典型环境;如泣如诉的笛声更触发起征人无限的乡思。全诗将诗情、画意和音乐美熔于一炉,构成了幽邃的艺术境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生卒年不详。字子羽,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原诗共三首,此为其一。边塞环境荒寒,征戍生活艰苦,难得有那么一次欢聚的酒宴,怎么不令人兴奋。诗中描写边地战士在欢快激越的琵琶声中,互相劝饮葡萄美酒的场面以及将生死置之度外而醉卧沙场的豪放、开朗的心态,具有激动人心的艺术魅力。回乐烽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李益字君虞,姑臧(今甘肃武威)人。其以七绝、七言写的边塞诗,慷慨悲壮。此诗作于贞元元年后,时李益在朔方天德军节度使杜希全幕中。前二句写夜上受降城所见景色,后二句写征人闻笛声而引起的怀乡之情。情景声色融合一体,气象阔大,意境悲壮,未有衰飒情调。故在当时就被推重,请人作乐传唱。宁夏沙坡头旅游区编辑出版的《沙坡头诗词集》,收集古代沙漠边塞诗42首,积淀着边塞文化的精髓和沙坡头人追求卓越的文化品位大漠美景,引得八方游客留连忘返,在沙坡鸣钟的回响声中,让“塞上川、黄河弯、大漠长河有孤烟,黄土高坡连着天”的塞上美景让人神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呼唤声更勾起了无数游子的思乡之情。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震惊世界
    下一篇:沙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