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典故 >

    麦草方格的来历

    时间:2011-01-12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沙坡头享誉国内外,不仅是因为其美丽壮观的自然风光,更是以卓有成效的固沙措施———中国治沙魔方———麦草方格。草方格沙障固沙,保护着随时可能被流沙吞没的包兰铁路,从中卫至甘塘,有40余公里铁路四次穿越腾格里沙漠东南缘。从迎水桥到孟家湾之间有16公里,铁路旁起伏着高大流动的格状沙丘。而几代治沙人在这里建成的固沙防火带、灌溉造林带、草障植物带、前沿阻沙带、封沙育草带“五带一体”铁路防沙体系,给腾格里沙漠东南缘镶上了50多公里长的绿色长廊。正是中国科学院沙坡头沙漠试验站的科研人员,以自己的心血营造了如此巨大的人工屏障。自从1956年建站以来,经过几代科学家的共同努力,在铁路两边营建了一条绿色的人工防护体系。这些防护体系在南边宽500,在北边宽500。由于防护体系的建立,确保了包兰铁路40多年的畅通无阻。据专家评估,实际经济效益能够达到好几个亿。

    沙漠被人们称为“死亡之海”。全球荒漠化进程加快的趋势,使人类的生存环境受到了无情挑战。将沙漠变成绿洲是人类的共同理想。在浩瀚无边的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们,在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线中卫至甘塘把人类的理想变成了现实,铸就了世界治沙史上的丰碑。这是一项公认的世界奇迹。沙坡头被誉为“世界上首例治沙工程”。但是,你知道这项奇迹是怎样得来的吗?

    “工休的时候,一些不安份的年轻人用麦草在沙丘上扎着玩。有的扎‘天’字,有的扎‘地’字,有的扎的是自己单位的名字:中卫固沙林场。

    几天的大风过后,不少平铺式沙障被风沙掩埋了,但那些草墙和几个横竖交叉的汉字却完好无损……”奇迹最初就是这样发生的——

    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的宁夏中卫县城以西25公里处,有一段被称为“沙坡头”的高大格状流动沙岭,这是我国西北、华北大片地域的“黄祸”之源。建国后,为联通华北与西北的交通动脉,国家决定修建包兰铁路。勘测设计之初,面对沙坡头高大的流动沙丘,专家们反复权衡,不得不退避三舍,提出了两个避绕沙漠的“南线方案”,但均在实地勘测中受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出路只有一条——闯过沙坡头。

    195881,横贯中国西北的交通大动脉――包兰铁路正式通车,其中从宁夏西南部的中卫县境内穿越腾格里沙漠的路段长达55公里。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但却并不意味着最后的成功。包兰线沙坡头地段属半干旱荒漠地带,年均降雨量仅180毫米。沙层深厚,沙丘高大,无地下水可供植物利用,风沙日平均达84日,沙坡头地段16公里的流动沙丘严重地威胁着包兰铁路的安全,流沙随时可能使铁路交通中断。当时人们对在世界各地肆虐蔓延的沙漠无能为力,对流动沙丘也只能是望而兴叹、无能为力,浩瀚无际的沙漠带给人们的更多的是恐怖、神秘和无奈。

    世界各地的治沙者此时仍在苦苦摸索固定大面积流动沙丘的技术手段。而国内有关部门提供给沙坡头治理者们的固沙造林设计方案是——“平铺式沙障”。

    工休的时候,一些不安份的年轻人用麦草在沙丘上扎着玩。不料几天的大风过后,那些草墙和几个横竖交叉的汉字完好无损。

    场长刘安邦意识到:奇迹有可能就是这样诞生的!

    风季过去了,一个伟大的奇迹真的诞生了!

    1957年(即包兰铁路竣工的前一年)秋天,中卫固沙林场沙坡头作业站的科技人员和工人采用“平铺式沙障”防风拒沙。这种平铺只能在平缓的沙坡上进行。但辛辛苦苦铺好的沙障,一夜之间就被沙子埋没了。更麻烦的是压草,刚刚压上去的湿沙,眨眼就干了,沙子大多会顺着孔隙钻到麦草底下。遇上大风,麦草便被刮得四处乱飞。如果沙障的四周封不严实,只要有一两处被风撕开了口子,整片沙障就会被流沙毁掉。

    工休的时候,一些不安份的年轻人用麦草在沙丘上扎着玩。有的扎“天”字,有的扎“地”字,有的扎的是自己单位的名字:中卫固沙林场。

    几天的大风过后,不少平铺式沙障被风沙掩埋了,但奇怪的是:那些草墙和几个横竖交叉的汉字却完好无损!大家大为惊讶,同时也受到了启示,便在沙丘上扎起了草墙格子。好事多磨。麦草薄了,挡不住风沙,他们就把麦草拧成麻花的样子一把一把地栽。麦草厚了,锹扎不下去,他们就开沟去栽。在起伏不平的沙坡上不容易把握方向,扎着扎着就偏到了一边。最棘手的是背风处的落沙坡,扎的时候人和麦草会随着沙子一起往下溜。

    他们反反复复摸索了好几天,渐渐有了门道,便在包罗了几座小沙丘的格子里边栽上了树,这样一来,远看上去好象一张大网罩在了沙漠上。紧接着,他们又在沙丘上扎了许多长方形、圆形、三角形、棱形的草墙,想看看究竟哪种格式好。

    但不时传来的批评和非议几乎使这种试验陷于夭折。场长刘安邦毅然决定,两种方法同时进行!于是,这年秋天他们在搞平铺的同时,还扎设了各种规格的实验草墙500多亩,他们把这种方式称为“麦草方格”。

    大风季节来临的时候,林场的科技干部和工人们冒着风沙,守在实验地里观察麦草方格的防沙效果。风季过去了,一个伟大的奇迹诞生了!麦草方格牢固地罩在沙丘上,方格里的小树安然无恙,还绽开了绿色的嫩牙。

    此时,有关部门提供的固沙造林设计方案仍然是“平铺式沙障”。刘安邦毅然决定,集中力量在靠近铁路的沙丘上扎麦草方格!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探索,中卫固沙林场的工作人员终于首创了“麦草方格治沙法”:即先将麦草扎入沙中,组成一个个草方格沙障并连成巨网,然后在沙障内种上沙生植物,再引进黄河水浇灌,最终将沙漠变成土壤,并营造了防风固沙林带,巨网般地固定了滚滚黄沙,使包兰铁路40多年来在沙漠中畅通无阻。

    起初的麦草方格有方形的,也有菱形的、三角形的、圆形的,最后大家总结出1×1米的方形格最为科学。固定后的沙丘表面麦草露出约10厘米左右,地面风速降低了40多倍。经过34年,麦草腐烂,重新再扎。如此循环,有机质在沙层表面沉积,形成一层沙结皮,最终自然地形成沙地表层的保护膜,流沙也就固定住了。同时,还在前沿辅以工程阻沙和育草封沙,构成一个稳固的绿色防护体系,达到了治理沙漠的目的。

    有了麦草方格这一克沙制胜的法宝,广大治沙人得以大展身手。经过数十年的艰苦奋斗,他们硬是在浩瀚的沙漠中筑起了两条60多公里长、800米宽的绿色长廊。

    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凝聚着劳动者智慧结晶的麦草方格的发明,沙漠将会何等肆虐地侵蚀绿洲,侵蚀人们生存的家园。

    神奇的麦草方格解决了流沙固定的难题,锁住了“黄龙”,使沙坡头地区出现了人进沙退的可喜局面,创造了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迹,沙坡头因此被誉为世界上首例治沙工程,引起国际环保界的关注,许多国家的专家学者纷纷来这里参观、学习、取经。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