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典故 >

    一代天骄难越沙坡头阎王碥天险

    时间:2008-05-22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发盛

        2007年7月21日,固原举办成吉思汗逝世78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这位征战四海、建立了横跨亚欧大陆的一代帝王,其充满传奇色彩的生平业绩,特别是他身后之事——“死地”和“葬地”,这些未解之谜被摆到中外专家面学者前,研讨会试图以众人之力对千古之谜有所突破。
        历代帝王均有陵墓,唯独元代没有。蒙元葬制特殊,据说帝王死后,不用棺材,也不用殉葬品,只用一根大圆木,锯成两片,凿空中间,成人体大小,置遗体其中然后合拢匝以三道金箍,外涂油漆,挖一道很深的沟埋人,地面不堆土不立碑“万马蹴平”,并派一支军队封锁此地,等到来年青草长成,无法辨认痕迹后才解除警戒。还传,有2500名工匠为他打造陵墓,墓成后,所有的工匠被看守的400名士兵在秘密地点集体杀死,随后这400名士兵也全部被处死,并且每个人的耳朵都被割下来,以证明他们身首异处。而在元人的文献中又不记帝陵位置,陵号,统称为“起辇谷”。于是,成吉思汗陵成了永远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
        成吉思汗病逝于哪里?目前国内外学者提出三种说法:一是宁夏六盘山,二是甘肃清水县西江,源于《元史•太祖纪》,三是宁夏灵武市,源于清代蒙古族学者萨彻囊辰的《蒙古源流》。而墓葬地点主要有:蒙古肯特山南、克鲁伦河以北的地方,蒙古国杭爱山,中国内蒙古境内的鄂尔多斯鄂托克旗境内,宁夏六盘山。另有,海原学者考证的“成吉思汗在海原辞世秘葬”,哈萨克斯坦历史学家考证的“ 成吉思汗墓地在哈萨克斯坦境内”之说,这就为扑朔迷离的成吉思汗墓地之谜又增添了新谜点。在固原成吉思汗与六盘山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专家学者认为,目前学术上或民间关于成吉思汗殡葬之地,均属于推测、猜测,至今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成吉思汗墓葬何处,因此不易轻下结论。这种表述反映这次研讨会对这一谜底尚未解破,仍持严谨、慎重的态度,但与会专家学者认为“成吉思汗病逝六盘山已成定论”,“1227年,成吉思汗领军渡过黄河,来到六盘山山脚下的开城避暑,这年7月成吉思汗在攻灭西夏的前夜病逝于六盘山行宫。”
        由上述权威性结论,我们不防稍稍上溯一点时空,探讨一下成吉思汗因何得病?在什么地方得病?在什么地方领军渡过黄河?回答这几个问题前,我们先探究一下成吉思汗对西夏党项民族的态度,今天全国56个民族之中,唯独没有党项族,党项族立国近二百年,这个民族竟没留下来,何也?皆因成吉思汗对这个民族的仇视心理太重,杀戮太重。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后对强临西夏,有“卧榻旁岂容他人酣睡”之概,先后发动了五次攻伐。1209年,成吉思汗第三次率兵攻西夏,西夏不能抵御,与蒙古汗国订立了屈辱的“纳女请和”的城下之盟,之后,不得不应征出兵,参加蒙古对金作战,“继征发多日,不堪奔命,礼意渐疏”。公元1218年,成吉思汗又要西夏出兵,随同西征中西亚及欧洲,夏主拒命,派大臣阿沙敢不回答蒙古使者曰:“力既不足,何必为汗”。其大意是:你既然没有能力,就不要显活西征,你的那个汗位也别当了。对这蔑视、轻蔑的语言成吉思汗闻之大怒,亲率西征大军发动了对西夏的第四次攻进。因是意气所至的突发性进攻,受大局限制,不可持久,后旋即转为计划中的大军西进。
        成吉思汗远征欧洲七年,日夜不忘西夏君臣奚落之言,于西方返回漠北的翌年(1226)春,成吉思汗发动了旨在灭亡西夏的第五次攻伐。蒙古军 东西两路对西夏形成钳形攻势。西路军连破沙州、肃州、甘州、凉州诸城后,“于是年秋,成吉思汗方始亲征,不幸途中坠马受伤。”(见元朝秘史续集•卷一)“蒙古西路军穿越沙陀(今中卫市沙坡头),进至黄河九渡,取应理”(今中卫市城区)见《元史•太祖本纪》。史料对这些重要史实的记载极为简约、概括,但它明确告诉我们,成吉思汗领军渡过黄河应在应理(即中卫)黄河九渡(九渡应是众多渡口的合称)。至于“途中坠马”,首先可以明确的是行军途中,而不是打仗期间,占领应理及其攻占其它诸州城,都是战斗过程,那么,“途中”应在应理以西某个地方。
        八月的天气正是秋高气爽,草丰马肥的时候,成吉思汗在攻克河西走廊诸州后,亲自统帅西路大军从内蒙古居延海力吉思城(今内蒙古右旗嘎顺诺尔)出发,挟河西得胜大军之雄风,想一举把西夏国荡平。从居延海至应理州,路途逾千里,基本无战事,但要穿越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却也并非易事。虽然蒙古本土环境造就了蒙古士兵耐日晒、耐饥渴的体质,但长时间在无人烟的大沙漠中行军,其艰难可想而知。这种沙漠长途行军,如果说在“长途”之始与“长途”之中还好克服的话,那么到“长途”之末那就是难上加难、生死攸关的时候。这个“长途”之末就应该是将要走出沙漠的地方,也就是应理(中卫)以西的沙坡头。当然行军困难是整个部队的事,不能与成吉思汗坠马成必然因果,我们还需多方面思考。
        成吉思汗的坐马叫兔斑赤马,无疑问是良马中的良马,又久经战阵,怎么会在无战事的行军途中把主人摔了下来?成吉思汗一生在马背上出生入死,再激烈的战阵也没摔过跤,怎么会在平地摔成重伤?这样思考问题,我们可以得出:成吉思汗摔伤是在特定地理环境条件下的突发事件。
        是否可以这样设想成吉思汗坠马受伤的过程:长时间的大漠行军已使他的军士精疲力竭,虽然他们把沙漠中遇到的风暴都扛了过来,但水喝完了,干渴使数万大军面临生死边缘。脚下依然是松软的沙子,头顶还是暴烈的太阳,人们连汗都没有了,不少士兵因高温缺水而中途倒毙。成吉思汗熟知望梅止渴的故事,面对火辣辣的太阳,他一再鼓励军士说:前面离沙陀不远了,到了沙陀就到了黄河边,到黄河你们想喝多少水就喝多少水。可是,茫茫沙丘,过了一片又一片,沙海无涯,沙丘竟没个头,沙陀何时才能走到,成吉思汗望梅止渴术已失去了效力。军士们有的坐在沙地上,有的簇拥在高大点的沙蒿边,还有实在无力者匍匐爬在沙地上,似有奄奄待毙之状。一个老年军士突然惊叫起来,“水声!水声!我听到了水声。”众军士的目光投向了这位老年军士,老军士把耳朵又贴到地面上,那低沉的水撞击岩石的声音像远处的闷雷声,他兴奋的抬起头,更加肯定地说:“是水的声音,前面有水了。”常年行军打仗的经历,老军士可爬在地上听到数十里外大部队的马蹄声。成吉思汗找来向导,向导告诉他已经到了沙陀,前方不远处,那高耸的山峰就是沙陀黄河岸边的阎王碥。军士们一下子来了劲,“有水了,前面有水了”的呼喊声此起彼伏。成吉思汗意识到这是一剂最有效的振奋军士精神的兴奋剂。他立刻策动胯下兔斑马,向前方山峰奔了过去。
           这是一段沙子很厚的上坡路,沙子沿着山坡向上掩埋,似乎想把整个山峰全部埋在下面。山峰旁,一块巨大的岩石孤独地竖立着,像是一座大石碑。兔斑赤马不愧是马中精英,惯战良驹,在众多人马几乎筋疲力竭的情况下,仍然驮着沉重的成吉思汗疾驰到那块巨大的岩石旁。这时候,一件意外的情况发生了,一只沉睡的大灰狼受到惊吓,突然跃起,竟落在兔斑赤马蹄前,像是朝马扑了过来似的。兔斑赤马大惊,猛地举起前蹄,整个马立了起来。成吉思汗毫无准备,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岩石上。
        当年的沙陀,就是今日的沙坡头,地形和今天差不多,西高东低,由东向西行的人难越高大沙丘,只好从黄河岸边走,到了沙坡头,岸边是陡峭的山崖,山下是波涛汹涌的河水,无法过去,人们只好在山峰的半腰处开凿人行道,人行道很窄,危险程度很高,被世人称作阎王碥。成吉思汗被部下救起,六十多岁的人啦,如何经得起如此重摔,他似乎意识到这是个不祥之兆,想撤军返回,于是遣使诘责夏主,夏主不知成吉思汗坠马受伤之事,料想生死之战不可避免,答词仍然强硬,成吉思汗一怒之下不顾伤痛,扶疾进兵,大破夏军于贺兰山,然后围攻夏都兴庆府及军司灵州。当时的西夏国土几乎被蒙古铁蹄夷为平地,人民无处可逃,只是穿凿土石以避锋镝,但得免于死者百无一二,白骨蔽野,惨绝人寰。五月底,夏主晛因久困不支,遣使请降,请宽限一月献城。成吉思汗二十二年七月初一,夏主捧佛,使人拾金、银器皿,以及男女、驼、马等,皆以九九为数,赴成吉思汗帐前投降。此时的成吉思汗早因坠马成疾,伤势严重,转到气候凉爽的六盘山行宫修养。夏主行礼时,大汗突觉內腹恶心,便命脱伦将夏主杀死,并尽杀投降大臣、从人。更令从征蒙古人,今后每次饮食前,必须先自提说:“唐兀惕尽绝了”,然后方可饮食(蒙古人称西夏党项族为唐兀惕),可见成吉思汗对西夏屡攻不下痛恨之深。
        成吉思汗灭西夏后,月余,伤重不治,死于六盘山。此处另有一说,夏主投降前,成吉思汗已经病亡,蒙古军秘而不宣,令晛帝在帐外行礼,而后,按照成吉思汗“灭绝西夏人之父母,以至子子孙孙”的遗嘱,将末主晛及投降君臣全部杀死,为蒙古大汗殉葬。
        前提到今日全国56个民族中没有党项族,可能这是重要原因。至于成吉思汗是否真的摔伤在阎王碥,也只是分析中的推测。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古城中卫
    下一篇:沙坡头的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