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典故 >

    桂王城

    时间:2008-05-06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一)
        一阵强烈的剧疼从左胳膊上导向了脑际,义渠王刘炎咝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迅猛地将右手伸向痛处,压住了一个东西。他轻轻把它摆在两个指头之间,拿到眼前一瞥,原来是只细腰蜂。 
      
        “大王,请允诺臣妾来把这只细腰蜂掐死。”一个娇嘀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即,一只雪白的戴着翡翠镯的手伸向义渠王的面前。

        义渠王不用转过头来便知道说话的是他那最宠爱的妃子昭盼。她是义渠王的“第六妃妇”。她在义渠王的心目中的位置远远超过了那些“美人”“良人”。昭盼今年刚满二十二岁,被选进宫已整整九个年岁了。她是一个温柔、端庄、恬静的女人。不仅美丽异常,而且常能从义渠王一个眼色或者是一个微小举动中察觉到他的心里,因此深得义渠王的欢心。义渠王看着手中的细腰蜂,半晌不语。昭盼轻轻走到义渠王面前跪下,把手伸过去,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望着义渠王,睫毛显脸上毫无表情,刀一样的嘴巴依然紧闭。他是个不善于多说话的人,即使是在上朝的时侯也很不喜欢说话的原因有两个。其一,当他还没有领取封地的时候,就听说自已也是妃子生的。以后生母死了。这消息对他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正因为思想作怪,从小自尊心就极强的他,觉得别人一定瞧不起自己,便带着一种憎恨的情绪来看待他人。因此变得深藏不露,沉默寡语。其二,当他最初知道自已是妃子生的,曾痛苦整夜不能入寐。一次,他和诸王子玩时,别人看不起他,他恨得紧紧咬住嘴唇才使得自已没有骂出声来,一不小心,他把舌头咬掉一点,从此,说话变得不很清楚了。他不愿让别人知道这一点,因而更少开口。

        昭盼还在凝视着小细腰蜂,只当他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便把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说:“无需大王动手,允臣妾把蜂儿掐死吧!”义渠王摇摇头。声音低沉而混浊:“ 为何要掐死它?”他望着小蜂儿轻轻叹了口气:“可怜的蜂儿。”

        如姬不解地睁大了眼睛。
        “可怜……大王的意思是......”
        “它蜇了孤家,已不能再活多久了”。义渠王说,“它就要死了,就要死了,寡人心里不甚怜悯之至!”
        昭盼把手缩了回来,垂下眼睛。义渠王的脸上隐隐显出一种痛楚的神情道:“多精灵的蜂儿,却难免一死。”于是缓慢地把手指伸开:“去吧,飞去吧!”   
        小蜂嗡嗡地飞走了,转瞬便消失在苍灰色的雾霭中。义渠王的眼睛一直跟踪着它。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仿佛还在黄昏中寻找着什么,脸色非常沉重。   

        他在睡亭坐了很久,才回到议事宫,已是戍末亥初时分。
        天色昏暗。一轮暗红色的圆月挂在议事宫的飞檐上。宫墙下站满手持剑戟戈矛的禁兵。宫墙下有三座“刀门”,门旁高悬着一排灯笼,使这一片明亮如同白昼。这些年来,附近桂王国、沙坨国都在闹刺客的事,麦田城里也出过几起事,弄得人心惶惶,因此,禁宫里戒备格外森严。当义渠王的马车进宫时,他见有许多人围在宫门那边,并发出一阵阵吆喝声。便问道:“那里在干什么?”

        昭盼连忙回答:“遵照大王旨意,把神门安在中厥下。”义渠王噢了一声。宦者早就把晚膳准备好了。今天陪同义渠王吃晚饭的除了昭盼之外,还有他的二女扶叶公主。扶叶公主今年才十八岁,从小喜欢舞枪弄棍,熟读兵书,对兵家争战之事颇有造诣。常与父亲谈论用兵之道。在义渠王的六子四女中,除去小儿子扶拉外,最喜欢的就数扶叶公主了。当天,大臣上殿奏道:“沙坨国围攻桂王国都,桂王派使臣送来一道奏折,请求我国给予援助。”

        义渠王与承相商议之后决定先不出兵,以报桂王失信之仇。义渠王得知桂国被侵占,解了前番心头之恨。但作为一个国君,也知道唇亡齿寒、与继绝兴灭的道理。此刻他心里忐忑不安,接着便让大臣星夜给边关守将传去旨意,加强防守,警惕沙坨国入侵。

                                                   (二)
        年轻的桂王国君童济,平时治国有方,兼之武艺过人,颇得国民信赖,但因先王辞世后,国势已经败落,加上沙坨等国的不断入侵,战争祸频仍步艰难,即使再英明的国君也难于做到百废俱兴。近来又遇狂风作崇,沙暴成灾,一时防范疏失。沙坨国背信弃义骤然发兵占领国都,贵夫人不知去向,只得单骑突出重围。此时他从百蛋子渡过黄河,站在二龙山上向北遥望,只见都城里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百姓四野逃亡,哭声震野,惨不可闻,他感到辜负了先王的重托和百姓的拥戴。巨大的愧疚使他无目的地走向黄河岸头,意欲纵身投入河心,以解脱悲愁。 

        突然从西北方传来一声炸雷,惊醒了他。他睁大双眼,止住脚步。想起先王临驾时对他的遗言:“欲国安宁,牢记无惑,南和义渠,北防沙坨。”而且自己没了主见,前年拒绝了义渠王的提亲,单方相信沙坨,并和沙坨国联姻,订了条约,放松了边防戌守。沙坨国看准了这个空子便撕毁和约突然进攻,不费气力地占领了桂王国的国都,以及大片土地,并把娘娘强行接回沙坨国。贵美人也下落不明,眼见四散流离的子民心如刀割,童济因此暗下决心: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收复国土,报仇雪恨。桂王国土及京城是父辈和臣民委托给我的却在我手里丢失,无论如何我都要收复国土,重振山河,还我桂王国于本来面目。

        桂王国国王童济看着远远的义渠国,想起父王在世的嘱托:欲国家安宁,必须和义渠国联盟。一边想着,一边跨上了千里宝驹向着义渠国方向奔去,但因山道崎岖,路径不熟,正在疑虑之时,突然看见从山脚的黄河湾边走来一位渔夫边走边唱。“老夫现年七十九,天涯海角任我走,每日里河边去捕鱼虾,换来柴水好糊口。”右手里提着网,左手提着鱼。桂王看到渔夫顿时心情平静下来。便上前向老渔夫躬身施礼道: “请问老者到义渠国的麦田城由那条路走?”渔夫停住脚步把桂王上下打量了一番,觉得此人好生面熟,端详了一会猛地跪倒马下叩头说:“王子远来,恕老奴不知,有失远迎……”桂王被老渔火此举惊呆了。忙说:“想我是桂王败兵之主,不知在何处见过,行此大礼?”渔夫说:“大王我原是王国守门军校陈孝,只因年老多病才解甲回乡,先王付给我了足够的银两,故过河在义渠国界安身,闲时捕捉鱼虾而打发日月。近日听桂王兵败,怎奈老奴年高,不能为国家效力成天伤感,今日遇到王子是为大幸也,不知王子问路到义渠国京城麦田城有何公干?”桂王忧伤地说: “老者离桂王有些年月,前年先王驾崩,我继承了王位怎奈小王我治国无方,违背先王遗训,失约义渠君王,又和沙坨公主成亲,谁知沙坨国王心怀叵测,乘我国力甚微,加之沙暴成灾时进兵我国,陷我京城,丧失国土。现在我要到义渠国亲善借兵,以谋复国之计。谁知要渡黄河,迷失了道路,幸遇老者才问起路了。”

        老渔夫听后,泪流满面地说:“国家蒙难老奴也有责,我看国王长途跋涉,腹中饥饿,待老奴将捕捉的一条娃娃鱼一条鸽子鱼用火烧熟后吃了,我领国王到麦田城去。还是先王在世时我护卫先王几次到过麦田城。”桂王高兴说:“谢谢老者,寡人能复大位会牢记老者报国忠心。”老渔夫陈孝忙说:“天下兴败,人人有责,我生为桂国民,死为桂国鬼,这是我应该的。”桂王听到老渔夫这般话深受感动。复国京城之信心更坚定了。

        老渔夫忙从身上取出引火之物,又去附近山坡上拾了些柴火,在洼田挖了点红胶泥裹在两尾大鱼身上,然后用木棒烤烧。不到半个时辰,鱼肉香气四溢,他将胶泥剥去,将熟鱼肚扒开,抛去肠肚,撒七成盐,双手捧到国王面前。真是饥不择食。鱼肉好香啊!王宫里很难吃到这种有味食物,就将两尾熟鱼各吃去一半已觉腹中不饿,身上感到有了力气。剩下的一半老渔夫三口两嘴地吃了,他便领国王向麦旧城方向走去

        当他们二人来到义渠国京郊时,只见数十名女侍骑着高头大马,手挽弓箭,向着西面奔来,只见前面一员女将,身穿白铠甲,提着一只小巧精致的弓向一只跑得很远的野兔射去,弓拉响处时,前面那只野兔已躺在草丛中,侍女们一拥而上将死兔提起,但见兔血点滴在地上染红了绿草,侍女们高兴地喊到:“公主的好箭法,好箭法!”   

        这就是义渠国君刘炎的二女扶叶,汉武帝的远方孙女。只因刘邦立帝以来,将天下按大小不等分为数百个小王国,由刘氏宗亲各守一方,故历史有非刘不王之说,汉高祖将第二十七子(妃子生)刘廓分到朔方南义渠为王,传到刘炎已是第四代了。
        当桂王走到女队跟前,早有一女侍走上前来喝问道:“前面来者何人?你没见公主在狩猎吗?胆子真不小啊!”

        老渔夫陈老一听,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心思小小女侍,敢在桂王面前如此放肆。
        桂王已看出老人的心意,便给老渔夫使了个眼色,让他先退后几步,便上前对女侍说:“我乃是桂王国君童济,到此要见义渠王,”话全盘托出,早已被站在后面的扶叶公主听到,来人果真是童济。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呀,她虽自傲爱面子,心眼倒是很好,再细细观看来人。面色细白,天庭饱满,气宇轩昂,两眉颇有杀气。加之身穿战甲,威武雄壮,手拉着一匹紫红高头千里宝驹。把主人衬托得更加英姿勃勃,真有国君的风度。身上虽穿戴不新,但说话振振有词,不可小看。扶叶早已听到宫里传出桂王国都被沙坨占领。而现在又看到过去曾经盼想的桂王站在自己面前,几分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她把眼珠一转,有了主意。都说桂王是冲箭手,眼下何不试一试,若名不虚传。就带他去见父王,若徒有虚名,早早打发到别处去吧。此时,天上飞来一群大雁,时而排成“人”字,时而排成“一”字形。

    扶叶公主手提弓箭拉个满月,只听空的一声,空中一只大雁惨叫一声掉落在地上。她让女侍卫将弓箭送到桂王面前,桂王早已明白其意,便拉开弓,搭上箭。来个仙长观月,只听“咯叭”一声射下了两只大雁,那支弓也用不成了,顺手交给女侍卫。扶叶公主很惊讶!桂王在原地偷看扶叶公主的动静。原来公主比当时提亲御史说的更加美丽,杏仁口,柳叶眉,黑豆眼,瓜子脸,说话刚中带梁,真是女中英豪。还没等桂王思索完毕,扶叶公主开口说:“你知道我是谁?”桂王不好意思地说:“不知公主芳名。”“我曾是和你联过亲的扶叶公主。”桂王一听,脸马上红了。但一想到沙坨国浩令公主来,其人品、容貌、并不比扶叶公主差。只是她父王心怀狡诈罢了……

        扶叶公主对桂王情深意长地说:“京城失落这是件大事,作为一国之主要有收复疆土的雄心,我已知道你的来意,快跟我进城面见父王,助你一臂之力。说服父王借兵于你,速速带兵前去解救国民之灾难。”桂王一听,扶叶公主如此深明大义,便尾随公主向麦田城进发。

        他们在金殿上见了义渠王刘炎。义渠王满心喜欢。他虽年过四十,但很重礼义,非怪是汉室宗亲。连日设宴招待,桂王心急火燎,几次提到借兵之事,义渠王只笑着说能行,就是不给发兵。桂王每回到驿馆望西而歇。不一会驿臣来报,说义渠王重提联姻后再行出兵。桂王一听气得两眼发直,不知自已的爱妻到沙坨国生死存亡。饮恨如何再次联亲,老大一会说不出话来。恰巧,老渔夫陈孝求见,君臣两人提起联姻之事,渔夫说:“救国是大事,当初义渠王提亲附合桂国先王之意,因沙坨国强行联姻,可心怀狡诈,因此,中了奸计吃了大亏,尽管王后贤淑,但如今已回到沙坨国,能否返回还很难遇料,在此危难之际。就是和义渠王联亲也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我想国母得知也很难责怪大王。”
        桂王一听,讲的句句是理,只是连连叹气。

        浩令公主是桂王的正宫王后,被攻陷京城后强迫接回沙坨国的,她对父王如此背信毁约心中十分难受,几次要与父王面理,都被父王有病拒绝接见,母后又早年病故,只在宫中叹气掉泪,一想到恩爱的桂王不知生死存亡,心中好似挖肉一样绞疼。
        在她身边的侍女是生母的贴身侍者,见到浩令公主如此悲痛非毁掉自己不可,经过几次进宫送食的机会,看准王家放着进城令臣的地方,便来和浩令商议,打通御马,决定在深夜逃走,返回桂王城寻夫救国。

        夜很深了,只听宫内敲响了三更的梆子声,除此之外,到处是—片寂静。只听得宫外有甲士的操步声,北时在宫后三声击掌声,从静虚宫内走出—个人来,一会又闪出一个,两人带着兵器走到一块,不知说了写什么,便匆匆向宫后门走来。
        到了后门,只见有两员偏将守门,两只纱灯在宫门下随着微微的北风来回晃荡,两位偏将的影子映在地面而拉长忽而缩短,走来的浩令公主和侍女手里拿着兵器,轻步走到守将跟前,两员将还没等掉过头来,浩令和侍女手起刀落已偏守的脑袋砍下,遂将尸体拉到附近的毯棚里,然后用钥匙开了宫门,这时御马臣带着—小队人牵着战马等侯在外面待公主到来,公主一闪面他们遂将两匹良驹牵了过来,浩令公主向来人说了句话,飞身上马向京城南奔来。
        守南门的将比达扎是父王御前的得力军士。

        当浩令公主到了南门,比达扎在城楼上早高声喊道:“前面是什么人,什么事半夜三更来到南门。”侍女上前答道:“是浩令公主带一小队人马到南面有急事。”“原来如此,国王有令,现今出门要有他的令牌,不是不让出去的。”  侍女答道:“ 令牌在此,将军过目,我们军令在身,误下时间,责任轻重你负不了。”“我就去。”比达扎踏着敦实的步子从城楼上下来,带
    领卫士到了公主面前说:“不知公主到来,有失远迎,请公主恕罪。”“将军不必多礼,因晚间受父王急令到国南有急事,故未事先通知,腰牌在此,请将军细看。”比达扎见明晃晃的金牌,便粗声粗气地说:“请公主就行。”他命守门军人急忙将南门打开。 浩令公主带领一小队人马,出了南门向比达扎打了个招呼,飞也似地走了。

        到了天明,在公主下宿的宫院后门没了守看偏将,值里官报告给守宫将军,经过细查在毯棚里找到了守将尸体。在这时宫里传来浩令公主和娘娘近身侍女不见了。又过了一阵御马司来讲:十多条御驹不见了。

        一连串的事把守宫将军弄呆了,后经过一想,觉着不对,便在早朝时进宫向国王奏明。
        沙坨国国王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是一个精明的可汗,便知自已女儿率众逃走。急忙令比里塔将军带五百人马去追。
        浩令公主如出了牢笼,她思念自已的王夫,又恨父王背信义侵占了她的国都,不知王夫生死存亡。便带着马队在浩瀚的沙漠、草原上电闪般地奔向桂王国去。路上遇到几个关卡,她都拿出偷来的腰牌哄骗过去。
        经过几天的奔驰,终于到达靠近黄河边美丽的桂王城下。

                                                 (三)
        这时,守护桂玉国城的是父王御前大将军泽登巴干。此人有万夫莫当之勇,性格粗暴又好杀。进桂王城之后,又抢又杀,把往日繁华热闹的城市闹得乌烟瘴气。
        浩令公主到桂王城北门,对守城军喊道:“上面守军听着,我乃是大沙坨国公主浩令。今奉父王之命来桂王城寻找桂王到沙坨国议和,快快通报守将开门让我等进去。”
        守军听到浩令公主前来叫门,急忙骑马到将军驻地讲明情况,开初,泽登巴干不信,最后细细一想,其中必有原因,带领偏将校佐到北门来了。他站在城楼对下面说:“来者是公主吗?”
       “我便是,泽登巴干将军,我来受父王之命来寻桂王,快快开门。”
        “公主,不是我不开门,国王有命,没有他的令牌是不行的。”

        浩令公主把令牌亮了出来,泽登巴干一看是真的。但一想桂王不知道逃亡何处,现在城里民心不稳。若将公主放了进去,  她早已和桂王心投意合,而又受到桂王国的拥戴,若里面闹起事来,我可不好收拾。
        桂王到义渠国来借兵,开始思念着前妻浩令公主的恩爱直摇头。后来渔夫陈孝说为国家利益,就是招了亲,借了兵复了国,浩令公主在世,她也是会允许的。

        桂王听了陈孝的话,他沉默了好一会,毅然说道,“我决心已下,明日早朝我拜见义渠王。”
        次日早朝,义渠王说桂王允亲,非常高兴,当下传下旨意,在光禄殿设宴以示庆贺,同时给扶叶公主送信,酒席宴上群臣向义渠王敬酒,向桂王祝贺,桂王起身答谢,君臣同乐开怀喧饮。

        在洞房里,桂王始终不乐,一是复国是否有望,二是娘娘是否在人世。扶叶公主知道桂王心思,含情脉脉地说:“桂王你不要多虑,明日出兵,姬为你打先锋,只要收复国土拯救了万民,那时只要浩令公主姐姐在,我愿退居西宫......”
        桂王听了此话,觉着面前的公主有情、有义、有节,一切都是为自己复国而着想。心情好了许多,夫妻上床安息。
        第二天义渠王登上点将台将一颗先锋印交给自己的女儿扶叶,一颗帅印交给桂王嘱咐他们好好杀敌复业。桂王和扶叶公主拜别义渠王,统领近万余精兵浩浩荡荡地开往桂王城。

        前面说过,黑夜浩令公主前来叫门泽登巴干急忙来到城楼,此人虽然粗俗,但有心计,先看了金牌,还不让公主进城,令兵士临时在北门搭起几处帐棚,送来一切用具,让公主暂住等候沙坨国主令旨,浩令公主也只好如此。
        还没等浩令公主搬进账棚,见北面尘土飞扬,战马嘶叫,不一阵,先前兵士已来到桂王城北门浩令公主的帐棚下。比里塔将军令传令兵甲到北门喊叫:“唉,城上士兵听着,我们是沙坨国将比里塔将军部下,快让你们将军泽登巴干出面回话。”
        这件事已被侍女传进帐棚,浩令公主跟前。浩令公主特别沉着,她想了想,便让侍女去见比里塔将军说公主在帐棚,有请。
        侍女飞身上马来到比里塔将军前说:“传令军听着,我是浩令公主帐前侍女,让你们将军马前回话。”传令军一阵地到中军对比里塔将军说:“浩令公主有情。”比里塔将军是沙坨国比较智勇双全的将军,便上得马来,带领几个兵甲到浩令公主帐前。浩帐公主早已坐在帐前椅子上等侯。

        “公主,比里塔在此叩见。”比里塔细声低气地说:“比将军,是父王派你前来捕我回去的吗?”
        “公主,正是。”
        “那我不回去呢?”
        “那小将难以在国王前交令。”
        “比将军,想当初是你替父王到桂国联亲的,密和约的今日父王背约,侵占了桂王国都又将我接回,你说这合理吗?难道不怕当今各国耻笑!”
        “这个......”
        “我是不回去的,我要让父王的军队撤回,交回我桂王国都,否则我手中的亮银枪是不认人的。望将军三思,若将军助我一臂之力,收复我国失地,将来我在桂王面前美言,是不会亏将军的。若不这样,你可回国把我的话告知父王。”
        “容小将三思。”
        “那就好。”
        “公主,小将不才,国王派兵攻占桂王国城,我在殿上劝过国王,怎奈泽登巴干将军和国师一再反对,才出兵桂王国的。公主我听你的,只要我能助公主,就请发令吧!”
        “那好,你替我叫城门,办法你自会有的。”
        “是”。
        “那我先退在帐内,等候佳音。”  比里塔拨转马头,向城门喊话:“城头守军听着,城里的泽登巴干将军听着,我是比里塔将军。是奉国王命令来找浩令公主出兵的。但我现在对你讲,快点把城门开开,有重要事和你商议。”
        在未喊话前,守力军士已去泽登巴干那里禀报。泽登巴干将军带着卫士们又返回城楼,在城上听士兵们讲,比里塔将军已和浩令公主对了许多话才喊开城门的。泽登巴干想:比里塔是一位老练的将军,肯定和公主到桂国有事,便吩咐守军开门。这时从卫队中走出一个校友突赤是泽登巴干的心腹,跪在泽登巴干面前说:“将军且慢开门,我看其必有诈……”
        还没等校友突赤说完,城门已咣当开了,比里塔已和浩令公生合兵—处拥进城来。

        泽登巴干在此时已没了主意。凭着自已一身本事走下来迎接公主。谁知,还没有走到公主跟前,浩令公主早已扶袖中取出拿手的暗器“飞石”向泽登巴干打去。泽登巴干因没有防备,飞石打破了泽登巴干的颜面,打蒙了双眼。在他用手摸眼的功夫,浩令公主手下人已向比里塔将军坚决支持公主的校友走上去,把泽登巴干拉一把拉下马来捆了。泽登巴干的亲信想动手救人这时已晚了。发现比里塔将军和公主合兵还认为是国王之命,只好罢手站在一旁。

        “我不难为泽登巴干将军,但你劝父王出兵攻占桂王国害的我国破家亡,我既然是桂王国的王后,为了惩罚你们背信弃义的行为,我的“飞石”没毒,不会叫你失去双目,但我还放你回沙坨国去见我父王……”说毕,公主让士卒愿意跟泽登巴干将军的人快走,突赤首先站了出来,还有百余名士兵也先后站了出来愿跟泽登巴干回国,其他五千名守军和比里塔带来的五百名士兵都愿留下帮助浩令公主收复失地。

    (四)
        浩令公主进了桂王城,先来到她原先住的王宫,谁知这座华丽的宫殿已被破坏得和原先不一样了,在空地上搭起了很多毡帐棚。
        她上殿请比里塔以及留城的沙坨国将士商议军事,这时潜伏在城里的桂王国士兵先后来见公主。浩令公主从士兵那里了解桂王的下落,有的说桂王在沙坨国兵进城的那天骑马向南走了,有的说桂王已故。

        浩令公主一听,伤心得流出泪来。知道这件事完全是父王的不对,一个好端端的国家被弄成这个样子,为了对夫君的留念,她发布了告示,让城里的百姓返回,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并命令带来的沙坨国士兵为市民们整修战乱破坏了的房子及街道。不几天,这座美丽的小城基本恢复了原貌。

        当桂王从义渠国借五千兵夫妻俩带到西部的黄河渡口,就从来往的商人听到沙坨国兵败,被浩令公主收复桂王城的传言,心里有些不信,便派一哨人马赶到桂王城速探音讯,其他兵士乘木船和牛皮筏过河。等桂王人马全部渡过河,在帐内安营扎寨,探消息的人马已经回来,桂王坐在大帐讯问探听的情况。探子如实告知桂王说浩令公主反了沙坨,骗取城门打败泽登巴干,整顿城池的情况。 桂王听了又惊又喜,便把情况告诉扶叶公主,扶叶也很高兴,但心情十分不好,且已有何面目去见浩令公主。桂王也看出此情,对扶叶公主说:“你我成亲也是为了借兵救国,其目的和浩令公主一样。望扶叶公主看在夫君面上,明早起兵赶往桂王城再作论理。

        第二天鼓打三声,一万兵马开往京城。这时城里的浩令公主得知其情并未知道夫君招亲之事,便率仪军去半路迎接。进城之后,—切安排就绪,浩令公主听桂王讲述了借兵之后之事,身子一晃,不由得一阵头晕目眩,他尽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又听到渔夫陈孝说:“当初桂王不允,终日想着你”。浩令公主袖口里暗暗翘起姆指,终究桂王没有忘记自己。最后陈孝说:“为了复国是我劝桂王这样做的。是臣子的不对,请夫人杀了老臣吧!”浩令公主说:“你也是为了这个国家,这样大的年纪,在危难中还给桂王出谋划策真难得。罢!罢!事到如此,谁也不怪,只怪我那父王,否则不会有这些事来。”

        晚上扶叶公主前来拜见浩令公主,双方行过大礼后,互相通报年庚,浩令公主比扶叶公主长两岁,扶叶公主称浩令公主为姐姐。
        扶叶半拜之后对浩令公主言道:“是我不应该招桂王为夫,这样对姐姐不尊。”扶叶公主说:“哪里话,只因桂王借兵,是你父王提起此事与你无关,再说当初是你家先联亲的,后来我那父王另有计谋,用虚假手段才和桂王联了亲。我怎能怪罪你呢?你能随桂王回国,这件事妹妹就该受我一拜才是。”说着弯下腰向扶叶公主行了半礼。

        谁知她俩话还没说完,从宫外进来一位美人,边走边说:“桂王不归来,他进城之后,认为我亡故,在殿外向天呼叫我的名字,我来也。”

        浩令一看,原来是桂王的贵美人,只因沙坨国兵进桂王城后,他们都失散了。大兵恢复城池后,浩令公主就派兵去找贵美人了,因平日她们相处如姐妹一样。来人讲:“据河边农夫看到兵进那天,从城内出来一位妇人投河了,浩令夫人感叹了一会,桂王也落下泪来。利用两位公主会面时,出殿祭奠贵美人,谁知美人还活着,兵败那天,她却出城门在河边忧国忧民,又想念桂王和浩令公主。想投河自尽,但一看到她进宫那天,桂王送给她的戒指,便打消了死的念头,信步走到西边森林内的土家寺庙,再三请求下,庙里主持为她  剪了发,出家为尼了,昨日收复了都城,思念之心又起,便隐进宫里,恰巧遇到桂王祭奠她。说完以后,桂王正好进来,看到贵美人,急忙走上前去叙话,贵美人说道:“桂王你不忘旧情,令人起敬,但我已是出家之人,男女之情与我份,今天能看到二位姐姐带兵收复了京城,恢复了桂王国,为妃就心满意足了。你我已有半年之情到此了结,若你和二位姐姐还有念我时,我在南门外绿林丛中的祖庙里出家。你们常去烧点香,也是对为妃的挂念。”桂王看到贵美人已落发,深情地说:“我只有负卿之情了。”贵美人说:“君当以国事为重,勿拘小节。”桂玉还要说什么,贵美人两手合十对桂王说:“王子,告辞了。”贵美人便从殿门匆匆离去。二位公主在门口扬手告辞,回到宫里叹息贵美人的高尚品德。两人发誓要互尊互敬,帮助国王整顿山河。

        正在此时,御前将军来报,沙坨国泽登巴干带着四个儿子,奉了沙坨国之命又前来攻打桂王城。
        桂王童济大吃一惊,心头好似又压了一块石头。浩令公主和扶叶公主上前对桂王说:“君主不要害伯,有为妻分兵对阵,不打退敌兵决不回来见你!”

        桂王深知两位公主马上功夫和武艺高强,便让御前传令官击鼓升殿,待两班臣子站在两厢,桂王抽出一支令箭让扶叶公主带义渠国兵马三千为前部先锋,前去先在北门外十里御敌,又拿出一支令箭让浩令公主带沙坨国来的三千为帅在北门支援扶叶公主。
        扶叶公主披挂上马手里提着绣缨长矛,带领三千义渠国兵鸣炮三声出了北门,还没等扎稳脚,泽登将军带着四个儿子到阵讨战。

        自前半月日子泽登巴干将军被浩令公主打瞎了双眼放回沙坨国,哭着对沙坨国王乱编造了一通,气得沙坨国王呀呀怪叫,非派兵抓来女儿浩令公主粉尸万段。恰巧泽登巴干只坏了一只眼睛,另一支经过调理伤口,基本愈合,便讨一支令箭带三千甲丁找浩令公主报仇。

        泽登巴干虽是一员战将,但秉性好杀,又没智谋,但他四个儿子:泽龙、泽虎、泽豹、泽彪却十分凶悍。
        两军对起阵来,先由泽龙出阵。他看阵前是一位美丽漂亮的女子,便口出污言,谁知交起手来,扶叶公主气力不是他的对手,只马来马去战了十几个回合,扶叶觉得只有应付的力气。这时她将绣缨长矛挂在马背,悄悄从挂袋里取出两叶小飞刀,待泽龙向前扑来,她使出了飞刀正中泽龙脸面,泽龙掉下马来,泽氏三弟将大哥抢回阵内,这时又听呀呀怪叫,从沙坨阵南冲出约十六七岁的一个小将,穿戴通白,连宝驹也是白色的。手里拿着两把银锤,此将是泽龙的四弟泽彪,有万夫不当之勇,并善登马藏身之法。

        当泽彪冲到阵前举起银锤向扶叶公主砸来,扶叶公主没有实战经验,再加上已战了一场。有些力不从心,但又不能退了下来,只得应战,不到几个回合,泽彪越战越勇。扶叶便悄悄拿出另外的两叶飞刀,谁知刀还没出去,泽彪眼快,早已将身子藏到战马肚下,飞刃落空,还没等扶叶坐稳,泽彪战马又冲到面前,手提银锤将扶叶打死在马下。

        沙坨国兵甲在泽登巴干带领下冲向桂王城方向,可惜扶叶公主带的三千兵将,一半被沙坨国兵丁杀死,剩下一半逃回国帅兵令公主阵内报信。只见桂王国城北遍地尸体,血溅原野,一番惨景叫人好不痛心,比上次沙坨国杀进桂王城杀死的良民还要多。
        浩令公主听逃回的兵校说罢,几乎晕倒在帐内,但她紧咬下唇,立即升座,急召从将议事,一切安排后,她带兵在帐前数里外迎敌。

        一会泽登巴干率众到桂王大军阵前。只见浩令公主乘在马上,杏眼大睁,怒气冲天,泽登一看心暗暗吃了一惊,他深知浩令公主的厉害,在未出婚时常带兵东征西杀。而他又是浩令手下败将,但他几个儿子还不晓得厉害,已冲到浩令面前叫阵。浩令公主冷笑三声,将袋带毒的飞石撒了出去,马上将泽虎,泽豹打下马去。桂王兵丁上前将他俩绑到阵内。泽登一看,三个儿子已经失去,无心恋战,只得收兵,成了败兵之将。

        浩令收军回营,兵丁将两员败将押上帐内。浩令令人将两人松绑。并说:“要是别的将士杀死我的妹妹扶叶公主以及兵丁一千余众,我早把他们杀了。因你们是我父王御前将军,各为其主,只好放你们回去劝说我父王,今后不义之事少兴,各自安帮定国,免费钱粮让百姓永享安乐。这也是我这个儿女对他的一点劝言。”说完后原有的十几名沙坨国兵丁用一辆车把两位败将送回国去。

        浩令让鸣炮三声,将扶叶公主尸体装到车上,送回城,桂王带众文武臣子在北门恭候迎接。
        再说,泽登巴干败兵回国到王宫对沙坨王说明情况后,国王一听,火冒三丈,高声斥责道,你泽登巴干上次败阵丢了城池,孤家还封你讨敌将军,出兵桂国王国。这次又兵败回来,实在气孤家!便命武士将泽登绑出午门斩首。
        追魂炮一响,泽登巴干人头落地。这时他的两个儿子带着浩令公主给父王的书信进宫见国王,沙坨王一开始那个气不可消。待看到女儿书信劝父王不要再出不义之师,沙坨王细细一想占他人之地,伤自己的兵,又大大消费国力,何苦?连自己的女儿也反对自已,再加上朝里有些反战的臣子劝说沙坨王才消了气。过了两日回过味来,便命礼仪司写了章表,准备了礼物,派大臣妥儿邦去桂王国赔情议和。

    (五)

        沙坨国臣未来以前,已有暗哨报往桂王,桂王这几天正为死了扶叶公主而伤感不想接见来使。浩令公主经过一番劝解,人死不能复生,要和睦友国,国事安宁,老百姓乐业,扶叶公主在九泉之下也高兴。桂王一听说的有理,便准备迎接沙坨国来使妥儿邦。
        沙坨国来使见了桂王,并代表国家向桂王道了欠,建议在北门外修建一座大瓦塔为战争而死的桂国百姓纪念,桂王允许了。使臣用从国内带来的银两将纪念塔建好,并进行祭奠仪式。从此这座塔耸立在桂王国北。后来随着日月变迁,黄河沙流动,把塔压到沙下,每逢睛日,从沙堆内发出轰鸣。后人说这是压在沙下的亡灵在为扶叶流泪。又到后来人们叫它“沙坡鸣钟”。鸣钟下有三眼泉往出冒水,人们说这是老百姓的眼泪。
        待使臣走了之后,桂王城稍微平静了一下,桂王童济想起扶叶公主为了复国牺牲了自己,他在浩令公主的建议下派老渔夫陈孝为使到义渠国报丧。

        义渠王早疼爱女儿扶叶公主。听到此讯饭食难进,昏昏沉沉整日作梦。一晚他梦见自已的女儿扶叶骑着一匹白色宝驹从桂王城出来,顺着黄河北边从西向东而去。在她走过的路上,突然出现了十几里长堤将黄河的水分出一少半流到渠槽。从此桂王国出现了一片水田。田里五谷丰登,两岸百姓丰衣足食,家家安居乐业……义渠王醒来原来是一场梦。他记得很清楚,他便请国师来和智谋双全的安定郡守圆梦。国师听义渠王讲述了一遍,便说:“国王依臣之见我国是汉室宗亲,有帮部族小国之责,扶叶公主虽然为他国死于疆场,这也是我国扶弱抗强之策,眼下国战不休,国力不强,为联合抗敌,我国拿出部分银两帮助桂国开渠垦荒,增加粮收入这也是公主为你出梦的缘故。

        义渠王听师说的有理,便派国师为使,到桂王国吊孝,边改查地理,利用黄河修渠,帮助桂国垦地。
        谁知从扶叶公主战死之后,在桂王国靠黄河边的坡地上有一天果然出现了一位白衣美女,骑着一匹白驹从西向东奔驰。在走过地方出了一条白印。义渠国出钱按这个线修了一条渠和交渠,人们看着像蜘蛛,从此以后叫“蜘蛛渠”了。这条渠修成了之后,桂王国内又多了十万余亩良田。形成了田园成方、沟渠纵横、村庄密布、牛羊成群的富裕地方。后人们又叫“白马拉缰”。当然这是传说的话。

        再说自贵美人离去出家,扶叶公主疆场战死,桂王在浩令公主扶助下,收复了所有的失地,把国家治理得有条不紊。从此,义渠国、桂王国、沙坨国和睦相处,并年年派使者到洛阳进贡,经常派使臣来往,各国经济繁荣,你看在这个小国上空飘着朵朵白云,大道上叮当着商队的脖铃,山野上荡漾着牧人的山歌,黄河里摇动着点点白帆,沟渠里翔游着金色鲤鱼,田野上舞动着金黄的米谷。

        桂王和浩令公主生儿育女,每到三月寒食节,他们带着臣民到北门墓塔为死去的将士焚香扫记,还到“蜘蛛渠”口埋藏扶叶公主的墓地为死者奠祭,以表达哀思。并常到家庙里看望贵美人。
        有一天,在桂王国南面的一处山上,昼夜烟火通明,人们都说是吉祥的预兆。桂王和浩令公主以及群臣乘骑去看。老远看到烟雾从里边冒了出来,火从山里边冒了出来》这个国家增添了一大景观,并能取炭为老百姓取暖。后人给它起了个美妙的名字叫“夜照明灯”。这个美名一直传到今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一窝猪的传说”
    下一篇:桂王城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