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典故 >

    登 滕 王 阁 记 [征文]

    时间:2008-04-20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朱 正 安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这是我早已熟读了的千古绝唱;滕王阁,这座江南三大名楼之一的古建筑,也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也巧,正值“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也就是当年王勃撰写《滕王阁序》的季节,1300多年后,我来到了南昌,来到了让我魂牵梦萦的这个文化胜地。

          自然,这早已不是子安(王勃字子安)先生当年登临的滕王阁了。据韩愈所撰《新修滕王阁记》所记,也就百年之久,滕王阁就已面目全非而不得不重修了。嗣后,滕王阁屡建屡毁达26次(平均每40余年毁一次),最后一次重建滕王阁是清同治11年(即1872年),却于1926年北伐时为军阀邓如琢全部焚毁,仅存一块刻有“滕王阁”三字的石碑,这正应了序中“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的预言,所以我所登临的滕王阁已是1989年重建的新阁了。由此我感慨不已—— 一个自诩为有5000年文明史的文明古国,区区亭台楼阁尚且朝不保夕,还向外人奢谈什么文明呢!可喜我辈躬逢盛世,于历史的废墟之上又得重睹古楼风采,幸哉甚矣!

          如今的滕王阁仍建于原址,于抚河与赣江交汇处,明五层暗六层,以墨绿色琉璃瓦为主色调,饰以红色栏柱,交错重叠,翘角飞举,故仍有文中“层台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的原味。登至阁顶,凭风俯瞰,山原尽显眼底,城廓一览无余,很有一种“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的感受。尤其是阁建于江边,就有了灵气,视野也宽广得多,便有一种“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的飘渺之感,似与四周的山和水、花和树、风和云融为一体,且飘然欲飞了。(5 年前,我游黄鹤楼,由于该楼离长江尚有一定距离,中间又为许多建筑物相阻,便索然无味,因为它失去了灵气,也就无多生机了。)不过,也许是因为不是黄昏,也许是由于江西地区久旱无雨而致使赣江少水,就无法领略到子安先生那“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美情景了;河面上倒有些许船舸,却似多为铁甲钢板制成的采沙船之类,时节已过重阳,天却闷热难耐,所以就更不要说听“响穷彭蠡之滨”的“渔舟唱晚”和“声断衡阳之浦”的“雁阵惊寒”了。当然,这也不是滕王阁独有的遗憾,生态的极度被破坏,早已给当代人留下了万劫不复的遗憾,我们也只能从古人书中去体会那时的风光了。

          滕王阁底楼正在举办一个“圣旨展”,大多是清朝各代皇帝任命和册封底下臣民的召书,这就与王勃的性情很不和谐,可见管理者不是个不合格的文物工作者就是个唯利是图者,呜呼哀哉!

          王勃以弱冠之年写出《滕王阁序》这样的美文,确实让人惊叹,不过我是不太喜欢他文中的颓废之气的。可是话又要说回来,如果没有这位英年早逝的才子留下的这篇千古绝唱,滕王阁怕是不会数十次被毁又数十次重建的,我也就没有此等游福了,所以我对王勃还是十分感激且崇敬的。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的传说
    下一篇:沙坡头传说